最新网址导航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小说] 原创小说《被爱吃醋的美少女同桌发现我是足控这件事》

[复制链接]
查看1654 | 回复0 | 2023-9-28 14: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雅,手机先放你这,我去趟厕所。”
王语捂着肚子跑出教室,把手机放在了同桌李诗雅手里。
这节公开课的老师会在手机端上发起学生签到带避免逃课,代课,冒充点名这类情况,除非你有备用机,要不然就得老老实实来上课。
李诗雅对王语还是有些好感的,自然不会不管他,拿他的手机准备一并帮忙签到,
好巧不巧,王语的手机信息提示音响起,那是一个女生的头像,这不得不勾起的李诗雅的好奇心。
“我就看一眼,才,才不是怕他跟别的女生聊天呢。”
从大三暑假的实习期相识之后,两人大四就开始坐同桌了,如此算来相处时间已经接近小半年。
暑期相处加上和王语做同桌的这段时间,李诗雅感觉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平时回到宿舍,夜里也会互相聊天,有时还会单独约出去看电影,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用潮流点的说法,王语是李诗雅的cursh。
一咬牙,李诗雅打开了通讯软件,看到了那个女生和王语的聊天记录。
“小弟弟,姐姐的袜子已经寄到你们学校了哦~运单上显示派送中,最多一个小时就可以闻到姐姐的味道了❤️”
李诗雅白皙纤细的手指瞬间握紧,王语那玻璃后盖的手机壳上之前不小心摔出的裂纹都开始蔓延。
可想而知她有多用力。
“好,我一个美女就在这里,你去买别的女人的原味?”
李诗雅虽然还是在笑,可明显能感觉到阵阵寒意。
就在这时,王语也赶了回来。
“还好今天厕所人少,在老师之前赶回来了。”
王语松了一口气,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李诗雅的心情。
“手机给你。”
“谢谢啊。”
王语想要接过手机,拽了两下,却发现纹丝不动。
他还以为李诗雅要跟他开玩笑,可是却惊奇的发现虽然是个女生,可是力气丝毫不比他小!
“王语,刚才你手机提示有快递。”
冷不丁的,李诗雅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哦哦,放学校驿站了吧?我待会过去拿。”
王语知道拿应该是在网上跟福利姬买的原味到了。态度有些含糊其辞,不想让李诗雅看出端倪。
“你买的什么呀?”
李诗雅微笑的问着他,可惜王语并没有察觉到笑容下隐藏的危险。
“额,,朋友寄来的一些礼物吧,没什么。”
王语的隐瞒更是让李诗雅恼火。
见她直接扭过头不与自己说话,王语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能女人就是这么奇怪吧。
下课的时间到了,与中学常见的拖堂不同的是,老师居然走的比学生还要快。
王语也鬼鬼祟祟的去了驿站准备拿原味袜子。
取货出库,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毕竟谁都不可能隔着包装看到里面是一个女生穿了一个星期的袜子。
可李诗雅是个例外。
“喂,拿完快递了?”
意料之外的展开让王语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想到李诗雅会跟过来。
“啊对,你也拿快递?”
王语尴尬的想要把话题引开。
“给我看看你拿的是什么东西。”
李诗雅伸出手,不容置疑的说道。
“没,真没啥,我请你去喝杯奶茶吧?”
王语试图让李诗雅的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
“让你拿来别废话!”
说着李诗雅便要抢夺,可王语哪能让自己就这么社会性死亡,将包装袋的一边放在手里不撒开。
可薄薄的袋子哪里经得起两个成年人的拉扯,没过几下,包装就被拉开,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
是一双在气密性良好的保鲜袋里的袜子。
“呦,你朋友给你送袜子啊。”
李诗雅嘲讽的说着。
“朋友之间,帮我买个袜子怎么了?”
王语还在嘴硬。
“可是你这包装袋里的袜子,怎么都穿黄了啊?现在流行买二手袜子了吗?”
听着李诗雅的问题,王语明白今天是解释不清了,拿起袜子就要走。
“信不信明天我让全校都知道你买女人穿过的袜子?”
可背后传来的一句话,让王语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那。那你想怎样?”
王语只能服软。
“学校给我们社团刚刚批了舞蹈教室,现在没人,只有我有钥匙,你跟我去那里。”
—————————————————————————————
其实,李诗雅真的蛮漂亮的。
作为校舞蹈团的领舞,她的身材气质已经是得到了上一届舞蹈团全部学姐的认可,在刚入学的时候,就被观众将她入选舞蹈团时的视频传到了网上,热度直接破万。
优美的线条勾勒出近乎完美的身材,可上帝就是如此不公,李诗雅的颜值也到了几乎让同性嫉妒的地步,女生们出去拍合照有时都会刻意避开她,免得被喧宾夺主。
从各个方向的条件来说,王语算不上是非常优秀,可年少的喜欢哪有理由和理智,就是喜欢。
可现在,这个几乎让自己坠入爱河的异性,居然去买其他女人穿过的袜子?
这让李诗雅的自尊很难接受。
“诗雅,你听我解释,其实恋物这种癖好在男人里是很常见的,而且我也没有去偷别人的衣物那么变态,是问价过后买来的。。。”
“我不听!”
李诗雅不耐烦的将王语买来的福利姬原味袜子扔到垃圾桶里,看的王语一阵心疼。
“我不会白扔你东西的,可以给你补偿。”
“啥补偿?”
王语有些好奇,如果说他对李诗雅没有好感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这种难以
以下为隐藏内容
启齿的癖好被发现,他真的觉得两个人的关系要完了。
“我昨天练习舞蹈之后没换袜子,你可以用我的。”
李诗雅将自己脚上的棉袜褪下,王语看的目不转睛,那双袜子岂止是穿的发黄,甚至袜尖都有些硬了。
比起日常穿的不同,身为舞蹈生的李诗雅足部出汗肯定是要更多的,一股带着汗酸的脚味在脱下袜子的时候,李诗雅自己都闻得到。
她还有些担心,王语闻到这味道会不会讨厌她。
下一刻,李诗雅就知道自己多虑了,在她脱下袜子露出白皙玉足的时候,王语的胯下直接支起了帐篷,闻道味道之后更是一柱擎天。
这也让李诗雅有些高兴,看来自己对他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你想把那个女人的袜子用来做什么?现在用我的就可以。”
李诗雅拿着自己已经泛黄发硬的袜子,来到了王语面前,甚至还在他的脸前面甩了两下,浓郁的脚汗味直冲王语的鼻腔。
“我。。我用来。。。”
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以启齿了,买原味袜子还能干什么,闻着上面女人的脚味自慰,或者套在鸡巴上撸管。
王语还真没有其他正经用处了。
“呦,还知道害臊呢?是用女生的臭袜子当配菜来打飞机吧!”
说着,李诗雅那一句脱去袜子的白皙裸足隔着裤子踩在了王语的裆部,而那一颗颗圆润的脚趾肚正好按压在王语的龟头上。
由于是舞蹈生,李诗雅的脚格外灵活有力,只是简单摩擦几下几乎就让王语呻吟出声。
“闻!闻我的臭袜子!”
一想到王语在网上买其他女人的袜子,李诗雅就气不打一处来,将味道最浓郁的袜尖凑到王语的鼻子上,他只能呼吸到被袜子过滤后带着脚味的空气。
不知何时,王语的裤子也脱了下来,肉棒不断被李诗雅的脚搓弄着,欺负着。
“好好玩,一开始软软的,用脚踩过之后真的和A片里面一样会变硬啊。”
李诗雅的脚其实算不上很完美,练舞会对足部有些磨损,可却正好戳在王语的XP上。
那种照片上精修磨皮过的脚虽说干净白嫩好看,可身为资深足控的王语早就产生抗性了。
李诗雅这种脚底纹路中带着一些脚泥,脚后跟有薄薄的茧子,指甲也并没有精修,甚至脚心窝还存积着脚汗的脚在常人看来可能不是很喜欢,但是正和王语胃口。
这种带着生活气息,说不上完美,甚至还稍微有一点点粗糙的女孩子的脚,才是他的最爱。
其实当时拿到王语手机的时候,李诗雅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脚,虽然是经过了磨皮,可确实是少见的白嫩柔软,她也不敢确定王语到底能不能喜欢上自己的脚。
显而易见,这是她多虑了。
王语被臭脚踩着的鸡巴已经硬的发烫,最为敏感的龟头和李诗雅灵活有力的脚趾相互摩擦着,先走液不断从马眼分泌出来,与李诗雅的脚汗混合成为了最好的润滑液。
而脸上的臭袜子更是吸走了他的魂一样,先走王语的每一次呼吸都会带着李诗雅袜子的味道,那浓郁的臭脚味已经充满了王语的肺。
本来打算让王语慢慢适应这脚味的李诗雅满意的看着,喜欢的人被自己用脚踩几下鸡巴,闻了闻她的袜子就变成了这番模样,没有哪个女人会不高兴。
而就当她高高在上的将王语踩在脚下的时候,忽然一股施虐的欲望从心底萌生。
“他。。他真的好贱啊,好想虐待他,羞辱他。”
李诗雅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虽然自己也懂一些SM的东西,可从来没有实践过啊!
“啊!”
王语突然痛叫出声,这时李诗雅才回过神来。
原来刚才自己用脚掌狠狠的拍了一下王语的鸡巴,足底肉和龟头相击在一起,可一个是每日练舞摩擦出茧子的脚底,一个是在裹在包皮里的嫩肉,如此剧烈的拍打只能产生一个结果。
痛的王语几乎要哭了出来。
“对不。。。”
弄疼了别人要道歉,这是李诗雅二十年所受家教中在她潜意识里种下的反应。
看着王语的样子,道歉的话几乎要脱口而出,到了嘴边李诗雅才想起,他已经不配让自己道歉了。
用痛苦来取悦她,取悦她的脚,这不就是王语应该做的吗?
李诗雅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明白了两人权力的差距,一个想要接触自己的脚还需要跪着的男人,需要自己道歉吗?
“叫什么?你对我的脚很不满意吗?”
李诗雅冷冷的说道,王语第一次见到她如此不近人情的样子,原来学弟们说她是难追的冰山美人是真的,只不过以前在自己面前很少这样而已。
“没。。没有,我很喜欢您的脚,能闻到您的脚味是我的荣幸。”
王语瑟瑟发抖,他可不想再来一下了,不然今天自己的鸡巴都可能被废掉。
“那就给我继续闻脚!”
李诗雅说着,把脚趾抵在王语的鼻梁上,然后把脚掌用力的按在了他的鼻子上。
“呼。。呼。。。啊啊!”
面对李诗雅的臭脚,王语本能的呼吸着,脚上有着些许洗浴用品香香的味道,还夹杂着轻微的酸汗臭,香臭香臭的脚味让王语欲罢不能,恨不得一辈子活在脚心
“吸……吸……,用力的给我吸……把我的臭脚味都吸到你的身体里!让你去买其他女人的袜子,闻其他女人的脚味,以后你只能闻我的脚!听到没?”
李诗雅命令着并且不断的用言语刺激着他,王语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努力的吸着。
“好好闻,这脚实在是太。。。”
王语完全沉浸在了李诗雅的臭脚味里,身子自觉的起伏着,用龟头去主动摩擦李诗雅的脚底,就像是发情的公狗。
“我好像,没有允许你的废物鸡巴主动来碰我的脚吧?难道你在用我的脚自慰吗?”
李诗雅轻轻的晃动着那对女性来说稍微有些大的40码修长脚掌,在王语的脸前对着脚心,只要再往前三厘米,王语的脸就能和李诗雅的脚底亲密接触。
“那。。那是我的错。”
王语只能这样说。
“认错?果然男人都是怕麻烦的生物啊,以为认了错别人就会直接原谅,然后这件事就翻篇吗?”
李诗雅不满的娇声哼道。
“我应该怎么做您才能不生气?”
王语小心翼翼的问着。
“道歉。”
李诗雅的脚底有离王语的脸近了一分。
“诗雅,对不起。。。”
“和我的脚道歉!”
王语甚至都没有和李诗雅本人道歉的资格,只能和她的臭脚道歉!
强烈的屈辱感直冲天灵盖,可却让王语刚才因为疼痛软下去的肉棒又硬了几分。
“对不起,我不该碰到您高贵的脚,对不起。”
对着李诗雅的脚底连连低头,王语几乎要卑微到了尘土里,而这种凌驾与他人只上的快感也让李诗雅乐在其中。
“嘴上说说而已,这样的道歉可不行。”
李诗雅舒张开脚趾,脚趾缝里的脚泥,脚汗糅合发酵的脚味让王语爽的几乎翻白眼。
“您,您要求我怎样道歉都可以,只要能让我闻到脚。”
“噗呲。”
这样的发言让李诗雅忍不住笑了出来,自己的脚真的有那么大的魅力吗?平时在女生宿舍里偶尔还会被掀起脚臭呢,毕竟练舞之后脚汗会很多,而且舞鞋也不是经常更换。
“亲吻我的脚心窝,对我的脚底宣誓忠诚,这样我的脚才会接受你的道歉。”
李诗雅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样羞辱人的话,就算是王语也该生气了吧?
可与她的预想不同,热热的嘴唇居然真的亲吻在了她的脚底上。
如果说亲吻手背是表示尊重,那么亲吻脚就意味着服从你的一切。
脚底的汗液在空气中挥发着,脚汗味充斥着王语的大脑,几乎要被臭脚占据了全部意识。
仅仅是坚持了片刻,那可笑的尊严便被王语抛掷脑后,深深的对着李诗雅的脚底吻了上去。
“我记得你之前和我说过,没交过女朋友?”
李诗雅得意的问道,本来还以为拿下他需要些小手段,可没想到晃两下臭脚丫子就轻而易举的征服了王语。
“嗯。。。”
放在今天,没有感情经历已经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了,似乎万花丛中过的风流才是值得人们追捧的。
所以王语有些不情愿的承认了至今还没有谈过恋爱的事实。
“所以说,也没有亲过女孩子咯,初吻初恋都还在,现在还是个处男?”
李诗雅身为舞蹈队的成员,虽然保持洁身自好,可毕竟是身处那种环境,身边人各种糜烂的私生活早就无数次刷新了她的世界观,对于能捡到王语这个雏,她还是很满意的。
王语甚至都没有回答他,因为他的脑子里除了李诗雅的臭脚丫子已经不再想其他事情了,深深的吻在了李诗雅的脚心窝里,简直就像是要把整张脸埋进去一样。
“哈哈哈,所以说你的初吻是我的脚底吗?”
李诗雅看着脚下的王语,这个被自己用脚夺走初吻的男人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王语羞辱的浑身颤抖着,自己对于异性的初吻不是嘴唇也就罢了,居然是人体最底部的脚!
而且也并不是保养洗净过的白嫩嫩香喷喷的脚丫,而是经过无数次舞蹈动作,脚底与地面摩擦出轻微死皮的大臭汗脚!
由于实在是太近了,王语可以无比清楚的看到李诗雅脚底皮肤的纹路和经过脚汗浸湿的足肉褶皱,几乎要戳爆他的性癖,舞蹈生的大脚简直是极品。
不仅仅是嗅觉和视觉完全被李诗雅的大臭脚丫子侵占,就连肉棒也不断被脚底揉搓着,由于练舞磨出的薄薄硬硬的茧子与最敏感的龟头蹭到一起,爽的王语几乎要呻吟出声。
自己的脚都被王语这样崇拜着,李诗雅的身体也忍不住燥热了起来,反正舞蹈教室也没有其他人,直接脱掉了防晒外套,露出清凉的肌肤和身材。
怪不得就连形体老师也对李诗雅的身材赞不绝口,丰满的乳房并没有松散的下垂或者向两边摊开,而是挺翘的生长在胸前,充满着胶原蛋白的弹性。
随着身体的动作,那高耸的美乳也在一晃一晃的,只有过自慰经历的王语哪有过这种经历,瞬间看直了眼。
见到王语这副模样,李诗雅先是不可察觉的脸红了一下,然后又掌握了主动权,调戏的说道:“这都没见过?要不要脱下来给你看看?”
对于那布料下的神女峰,王语心驰神往,连忙点了点头。
“想得美!”
李诗雅一脚踩在来王语的脸上:“你也就配碰我的脚!”
不过没有那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的魅力被认可,每天都在标榜着什么取悦自己,可异性投来目光时都会暗自高兴。
“给我舔脚!”
脚趾粗暴的撬开王语的嘴巴,李诗雅也不仅仅满足于踩他了,看着A片里的女王被人舔脚享受的样子,她早就想试一试了。
而口腔内柔软温热的感觉还是超乎了李诗雅的想象。
平时出脚汗是因为练舞的原因,如果不运动的话,其实李诗雅的足部皮肤是有些干燥的,可当插进王语嘴里的那一刻,她的脚第一次感受到了久旱逢甘露般的舒爽!
湿湿的舌头灵活无比的游走在每一个脚趾缝中,即使练舞会导致脚底皮肤略微粗糙,可脚趾缝内的嫩肉依然敏感,能明显的感觉到王语的舌头在卖力的讨好自己的脚。脚趾缝,脚掌,脚后跟,几乎每个地方都被王语不厌其烦的舔舐着,在女生宿舍偶尔被舍友嫌弃的臭脚到了王语的嘴里好像珍宝一样,生怕错过一点味道。
突然,王语的牙齿好像碰到了什么,稍微停顿了一下。
李诗雅知道,那是前两天练习高难度动作摩出的一小块茧子。
“狗嘴那么好用,给我啃下去吧。”
本是开玩笑的一句话,可没想到王语居然真的开始对着脚掌轻轻啃了起来。
舌头分泌唾液不断软化着角质层,牙齿当作工具,在保持不弄痛李诗雅的力度上慢慢啃食着茧子。
“嗯~就是那里❤”
舒服的李诗雅忍不住叫出声,脚被人含在嘴里,舌头和口腔上的嫩肉不断侍奉着她的脚底,感觉皮肤都要变嫩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李诗雅脚底的茧子居然真的被王语吃了下去。
王语在嘴里品了品,然后咽到肚子里。
李诗雅知道,这一块,她脚上的脚垢已经和王语融为一体,再也分不开了。
第一次用嘴接触女生就是舔脚,恐怕以后亲其他女人的时候,也会想起她李诗雅的臭脚味道吧!
只是不知为何,想到王语以后可能再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李诗雅心中一股醋意就不知从何而起。
于是她在心里暗下决定,既然用臭脚丫子夺走了你的初吻,那你的处男也献给本小姐这双大脚吧❤~
新建的舞蹈教室还没有安装空调,热的李诗雅连裙子也脱了下来,只剩下了单薄的内衣。
纤细的手指隔着蕾丝内裤开始轻轻的抚摸自己的阴部,与男性的简单粗暴不同,女性的自慰一开始总是轻柔舒缓。
看着自己喜欢的男生在脚下吻着自己的脚底,李诗雅也性奋的起来,这种精神上的性快感有时生理上更强烈。
蜜液不断分泌,内裤也在被浸湿,很显然李诗雅已经动情了。
“舔!把我脚上的脚汗脚泥全部舔掉!”
仿佛是得到了不可违抗的命令,王语没有丝毫犹豫,伸出舌头开始舔舐在李诗雅的脚上,咸咸的脚汗味证明着这双脚的主人已经经历了不少出汗的运动。
而对于王语来说,这些积蓄在脚底和脚趾缝中的脚汗仿佛琼浆玉露一样美味诱人。
“啊~舒服,你还挺会舔脚嘛,难不成生下来就是为了给我舔脚的?哈哈哈”
高贵的感觉让李诗雅甚是舒服,别人接吻用的舌头居然在舔她的脏臭脚丫子,平时出汗后的味道别说女生宿舍的舍友,就连自己都有些嫌弃,可王语却毫不在意,甚至狂热的舔吸进身体里。
看着王语已经分泌了一些先走液的鸡巴,李诗雅有些忍不住一脚踩了上去。
这次并没有给王语带来太大的疼痛,脚底柔软的足肉在慢慢挑逗着王语的神经。
看着肉棒在自己脚下不断抽送着,李诗雅的心情也在变好,原来自己的脚对王语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
“原来这就是足交啊,那今天就好好让你爽一爽。”
“嗯。。”
“你应该叫我什么?”
李诗雅突然发问,让王语愣了一下。
“你比我大两个月,,主人?”
王语想出了一个稍显亲昵的称呼。
“你还有一次机会。”
李诗雅脚底慢慢用力,如果王语说不出她想要的答案,哼哼。
“主人!”
王语摒弃了自尊心,低着头大声喊道。
“哼,这还差不多,小贱狗。“
听到了满意的回答,李诗雅的双脚开始不停的加速,她的脚非常的灵活,好像挤奶一样给他的肉棒足交起来,王语感到自己的肉棒正在柔软的脚掌之间不停的成长,李诗雅也感觉到了他的肉棒的变化,开始调整揉搓的速度和力度。
“把我的舞鞋扣在你的脸上,对,这个学期我都没有换过呢,好好的闻着,记住里面的味道!我的小贱狗!呵呵……”
王语听了她的话,把李诗雅练舞时候穿的鞋子对着自己的脸扣了上去,那鞋窝里面不知道积攒了多少脚垢,他一边闻着一边努力的低着头,透过舞鞋的缝隙看着自己的肉棒被李诗雅的美脚玩弄着。
只见李诗雅的美脚忽快忽慢,还不时的用脚趾刺激着他那胀得有些充血的龟头,真是太刺激了。
王语最为敏感的龟头在那双大臭脚的揉搓下颤抖着,下体已经充血到了机制,没想到李诗雅只是看过A片就有如此足交技术,而他那根处男鸡巴也难以持久,第一次的处男精液喷涌而出。
可惜不是在异性的子宫内播种,而是可悲的射在了李诗雅的脚底上,与脚汗脚垢混合在一起,就连精液都被染上的脚味。
射精之后,王语疲态已经显,连服侍李诗雅的动作都慢了几分。
“哼?倒是让你这个贱狗先爽了,我下面还等着你伺候呢!”
李诗雅哪能这么轻易的放过王语,纤细手指抓住他的头发便狠狠的向胯下按去。
“用嘴给我把内裤脱了!”
这种玩法让王语激动万分,居然真的可以接触到女人的下面,连忙用嘴把内裤叼了下来。
下体与蕾丝内裤分离的那一刻,淫水在阴唇与内裤上拉出了晶莹的细丝,看来李诗雅早就想要王语伺候下面了。
“舔!”
不等王语说什么,就像是把他的脸当作自慰器一样,不断用玉门摩擦着王语的五官获取快感,王语满脸都是李诗雅的蜜液,只能闻道那酸酸涩涩女人分泌物味道。
“舌头呢?伸出来!”
见王语如此没有悟性,李诗雅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而王语也心领神会,开始对着阴道舔舐起来。
“没错,从上往下舔!把褶皱里的分泌物白带全部舔出来!今天我还没洗澡呢!”
平时只能用清水和护理液清洗下体的李诗雅第一次感受到被男人舌头舔舐下面的感觉,异样的快感让她娇吟连连。
“嗯❤。。啊!~~那里,把分泌物全都舔出来!”
再漂亮的女生,下面也会每天都产生分泌物,而且那股味道真的算不上好闻,可荷尔蒙的催发让王语一下下的舔吃着那些白带,耻垢,然后全部寄存再了嘴里。
“张嘴让我看看!”
李诗雅仰起王语的头,让他张开嘴,白黄的分泌物全部都存在了王语的口腔内,色情极了。
“咽下去!”
看着这一幕,李诗雅恨不得把王语的嘴缝在下面,别说白带耻垢,就连尿也让他喝掉!
“嗯,就是那里,继续舔!舌头伸进去!”
“哦~不要停~”
是第一次伺候女人的王语偶然碰到了李诗雅的阴蒂,G点传来的快感让她情欲大涨,整个舞蹈教室内充斥着淫靡的声音。
随着王语的舔舐,蜜穴中分泌的蜜液越来越多,这也让王语的舌头被充分润滑,更加灵活的在阴道里舔舐着。
“吸!吸紧我的逼!”
李诗雅用力挺胯,恨不得把王语的整张脸都按进逼里面。
王语几乎无法呼吸,他的呼吸完全被李诗雅的逼堵住了,而头两侧便是舞蹈生常年锻炼的有力大腿,别说挣脱,扭断他的脖子都有可能。
可李诗雅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王语的状态,依然在享受着那根舌头。
可门外的声音打破了着一切。
“请问里面有人吗?”
是别人在敲门!
一想到有被人发现的风险,李诗雅性奋的夹紧蜜穴,王语的舌头更加难以拔出。
李诗雅能听得出来,这是某位刚加入舞蹈社团的学妹,还没有搞清楚社团活动时间,才会正好碰上。
王语慌慌张张的想要开门,可李诗雅的逼又怎么会放过他?舞蹈生的大腿充满了肉感和力量,紧紧将王语禁锢在胯下,只能正对着李诗雅的蜜穴。


全文近3万字已放出8千,后续内容为舔逼,饮尿,被女主当便器痰盂以及两人相遇的故事
购买主题 已有 10+ 人购买  本主题需向作者支付 18 元 才能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22

主题

6

回帖

3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