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导航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都市] 《丑女唐安安》Chapter 1 (11,000字,免费)

[复制链接]
查看1285 | 回复0 | 2023-9-17 02: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爱莲居士 于 2023-9-20 01:45 编辑

【爱莲居士原创】
本故事情节纯属虚构,所涉人名、地名等都是化名,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
【《丑女唐安安》是我在2018年写的一个中篇,当时构思比较简单,情节不是很曲折,而且最后也没写完,留着这么一个坑。既然在这里开专版,就决定重新拿出来整理一下。当然整理的只是这个素材,整体走向改动很大,也扩充了情节,会让故事更加丰满完整。希望大家喜欢。】
<<<<<<<<<<<<<<<<<<<<<
<<<<<<<<<<<<<<<<<<<<<

深夜,任飞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泡一碗面,匆匆吃了,又赶忙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想早点入睡,毕竟他快一周没好好休息了。躺下之后却辗转反侧地睡不着了,即使已经很困了。作为一家广告公司的设计师,任飞的工作能力是很强的,但他上级是总监,主力都是他输出,功劳都是总监领,工作一直很不顺心。他也想说“爷不伺候了”,然后潇洒离去,但是房贷容不得他潇洒,每月近两万元的薪水,让他舍不得潇洒。


单身的男女,在睡不着觉的时候,手机便是最好的伙伴。任飞懒得去刷抖音快手,他打开浏览器,在书签里找到被他备注为“女神”的网站。这是安安女王的个人网站,这是字母圈里出道几年来始终热度不减,神一般存在的女王。任飞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混入字母圈的,细细品来,应该是一直就有的癖好,这癖好就像一种力量,在他无意中带领进入的。他关注安安半年之久,一直很仰慕这位身材高挑且火辣性感的女S。


安安女王每隔几天就要在网站上更新一套组图或者视频,要么是个人秀,要么是调教情景。只不过这位让无数屌丝拿着手机狂撸的高贵女主,从未露出过真容,永远是戴着一个颇具复古风的金属质感的魔鬼面具,她把魔鬼和女神融为了一体。戴面具的同时,她也会戴上假发,各种颜色的假发,让她显得更加狂野。她的调教是随缘的,不是谁都能轻易被她调教,所以纵使膜拜者无数,真正能“沐浴王恩”者寥寥无几。偶尔站出来几个声称接受过安安女王调教的人,真假且不论,他们谈及调教经历时,往往都是有所隐晦,并且帖子也很快就消失,这就更让安安有了神秘感。


看着最新更新的三十多张令人血脉膨胀的调教照片,任飞在深夜臆想着被安安女王调教的过程。安安迷人的身材,纤细的长腿,小麦色的皮肤,绝佳的玉足,亮丽的鞋子,霸气的踩踏,还有让人看了就销魂的足交,也不得不让人想入非非,跃跃欲试。想入非非和跃跃欲试到一定程度,就想去身临其境了。带着意淫后的疲乏,任飞鼓起了勇气按照安安的要求发了站内信,逐一填写了包括姓名、年龄、详细履历以及当前职位、月薪、电话等在内的个人简介,以期待女王来翻牌,这是联系安安唯一的方式,没有其他途径,只能等。


任飞关掉了手机的一切拦截设置,生怕漏掉安安的电话。就这样,苦苦等了三天,他终于接到了安安打来的电话。当安安报出身份时,任飞激动地差点跳了起来。安安接受了他的调教请求,并告知第一次预约的奴要在酒店接受调教,不能去她自己的调教室。任飞与安安沟通好价格、时间地点、不拍照的要求以及敲门暗号之后,便洗了个澡,从里到外换一身新衣服,奔着指定的酒店进发了。


从预约完到来到酒店,从发送信件后的迫切,到预约成功后的兴奋,再到来到酒店的紧张,心理一直在变化着。到了约定时间,任飞来到安安女王的房间,门虚掩着,没有关,他紧张得心脏砰砰跳。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敲门节奏,叩响房门。“进来吧!”里面传来安安女王的声音,满怀着紧张、激动、兴奋,打开了房门,安安就站在门前,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香气。


安安女王戴着金属面具和深棕色的假发,穿着无袖的皮衣和皮裙,裸露着的手臂和大腿,一眼看去,就知道皮肤保养的很好,弹性十足的样子。加上小麦色的肌肤,更显得性感十足。过膝的皮靴,把那令人销魂的大长腿紧紧包裹,高佻靓丽的身姿,但凡定力不够,一眼看去顷刻沦陷。


任飞舔舔嘴角,牙齿轻咬着上唇,轻手轻脚地关上房门,挂上安全链。转身与心仪已久的女神面对面站着,他有些局促,心在乱跳,大气不敢喘。几秒钟恍然大悟似的,跪下来磕头,哪敢再多看女神一眼。“任飞拜见安安主人!”“你好!”安安上前两步,踩了他的头一下,用脚尖点了点,算作是回应。她转身走到房间中央,坐在椅子上,“任飞是吧,嗯,你还挺懂事的!我们先热个身!”安安拍拍手,“现在听我命令,跪好了,把屁股坐在脚跟上,身子尽力往后仰,对……手拄在后面!往后仰……好,就这样!”任飞一一照做,他跪坐在地上,把身体后仰的夹角压到最大,他很吃力,可仍旧努力做到最优秀。


“不错不错,就这样!”安安走过去,抬起左脚,踩在他的腿上,慢慢把右脚抬起,任飞吃痛,咬紧牙关,心想着“可千万别刚开始就出差错,那就太辜负女王的信任了”,安安手扶着他的额头,右脚向后高高翘起,全身的重量就集中在左脚,传导到任飞的腿上。见他有些承受不住了,才把脚落下,双脚踩着他的双腿,轻跳几下。任飞此时脖子上、额头上开始出汗。他的脚承受着绝大部分的重力,此时已经被压得快变形了。安安轻蔑地“嘁”了一声,从他腿上下来,回手给了他两个耳光,“你原来这么没用啊!这就受不了了?废物!”安安很不屑,似乎不解气,又朝他肩膀踹了两脚。


压力得到解放,任飞下意识地想站起来活动下腿脚,刚刚把屁股抬起来,胸前就被安安狠踹一脚,直接就被踹得坐在地上,翻滚了一下。“重新按照刚才的要求,跪好!”安安不等他做出反应,厉声命令。因为隔着面具,声音微微有一点回响,更增加了严厉性。任飞也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来,赶紧跪回原样。安安飞起一脚,正中其下巴,任飞后仰倒地,脑袋咣一声磕在地上。他不顾疼痛,爬起来恢复跪姿。安安似乎很满意,说了声“乖,再来!”。


任飞忐忑地跪好,不知安安下一步要做什么,他有些期盼,也有些惊恐,索性闭上眼睛。安安助跑两步,左脚重重地踩在任飞的右腿,右脚迅速地蹬在他左肩,手臂架在右腿膝盖上,身体前倾,越发地用力,“坚持住!不许乱动,不许抖,坚持3分钟!”任飞吃痛,睁开眼,与面具下安安的眼睛对视,他表现的很臣服。同时他觉得安安的眼神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虽然看了安安太多的视频,但也从没清晰地见过眼睛,但他也没多想,毕竟身体在承受着压力。


安安将左脚的脚跟翘起,左腿拉直,力量全都集中在右脚上,任飞的双脚和双臂,已经达到了最大的承受度。安安的时间把握得恰到好处,就在他双臂抖幅越来越大时,解除了施加在他身上的压力。但她并没有从他的身上下来,而是抬腿跨过脖子,骑在了上面,双手搬起下巴,让头的仰角成最大,“身体柔韧度还挺好嘛!来,站起来!”


安安的腿紧紧地夹住任飞脖子,命令他站起来。任飞慢慢跪直,膝盖下的疼痛险些让他放弃,他憋住气,手把住安安的脚,一猛劲儿站了起来,原地晃了几晃,安安坐在脖子上哈哈大笑,“任飞,原来你这么笨呀!哈哈哈哈哈你要是把我晃摔了,我特么就踢死你!操!别晃了!哈哈哈哈……哎!你特么的稳住!”任飞原地晃晃荡荡的,前后转了好几步,才站稳身子。安安右腿抬起,脚跟磕在任飞肚子上,“驾!”房间不是很宽阔,只能在小范围内兜圈圈,刚两三圈,任飞额头就见了汗,腿有些打颤了。安安用皮裙遮住他的头脸,“哈哈哈,来,这样走两步试试!”任飞的脖子紧紧地贴着安安的私处,他不敢多想,但凡多想一点,萌动的春心就会让他站立不稳,彻底沦陷。皮裙下,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是可以闻到一阵阵的香味。是安安女王的体香,抑或是隐秘之处释放出来的气息。任飞走几步,晃几下,他心乱如麻,单身20多年,还第一次这样亲密的跟异性接触,虽然被骑着脖子挺有羞辱性的,但是对于一个纯种处男来说,这是福利。他不敢向前走,似乎大脑“向前走”的指令,完全被皮裙下的香气支配了。


“任飞,你真特么的没用啊!”安安嫌弃地说,“轻点,把我送到床上!”“遵命!”任飞听命,如临大赦,凭着感觉朝床走去。“你特么注意点,操,你个笨蛋不会要把我就这么扔到床上吧?哎!慢点!操!”安安揪着他头发惊呼,“吁吁!吁!操!停下!特么你背过身去!对,好,慢慢跪下去,就这样,好的慢点,让我坐在床……靠!”任飞跪了一半,安安就被四仰八叉地摔在床上,还弹了两下,足见床是很软很有弹性的。安安骂骂咧咧地坐起来,整理下假发,扶了扶面具,见任飞跪在床前,揪住头发扇两个耳光,不解气,又一顿狠踹,“你个大笨瘪,大傻逼,你特么要是想挨踹就直说,摔你姑奶奶干嘛!……手不许挡着,不然踹得更狠!”足足踹了二十几脚,落脚乱无章法,但也尽量避开了头脸,不过任飞的嘴上还是挨了一脚。这一脚把任飞不停求饶和道歉的话噎了回去。踹累了,安安才停下来,坐在床上喘气。见任飞的嘴角已经被踹出血,扔给他两张纸巾,“脏血别到处乱蹭!”


安安没有再下达命令,拿出手机自顾自的玩着,这空档也是让任飞休息一会儿。十几分钟,安安把手机丢在一边,“不出血了?那好,过来,跪到这里,背对着我。”见任飞表示没事了,她让任飞背对着她跪过去,把左腿伸过肩膀,腿窝抵住喉咙,手拉住他的双臂,右腿卡住左脚,慢慢用力,开始收紧,并越来越用力,持续收紧。刚开始还好,但渐渐地,随着安安不断收紧的小腿,任飞觉得喉咙、脖子被死死地卡住,颈动脉似乎完全被夹住,呼吸越来越困难,加上安安的靴子是过膝的,卡住喉咙的地方是靴筒的边缘,柔软的皮革收紧后完全没有一丝余地。安安半躺在床上,只给了任飞几秒钟的喘息时间,她将两腿交换位置,双腿再次用力绞住任飞脖子。任飞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两耳嗡嗡地响,就如同进入了一个真空的罐子里。安安的体香,皮裙和皮靴的皮革香,冲击着他的嗅觉器官,渐渐地嗅觉似乎也开始失灵,他感觉太阳穴在跳动,节奏跟心跳一样,他整个脑袋也开始发热,眼睛有些模糊。他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哪怕是死在这双腿之间,也无怨无悔了!”


安安见他太阳穴和脖子上青筋暴起,脸色潮红,脖子被夹处已经发白,便不再用力,缓慢地放开。被夹的地方慢慢恢复血色。任飞喘着粗气,额头上全是虚汗,脸色逐渐恢复了。安安把任飞踹开,“脸朝着我跪好!我说,你怕是真傻吧?你个大傻子,受不了了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停止的信号呢?”任飞还有些迷糊,他差点被夹得背过气去,“我……我没想到会这样……”安安用脚尖挑起他的下巴,“哧”的一声笑了,“你个傻逼!以前没玩过是吗?不敢叫停?”她骂道,“特么你是不是想以死来坑我一把啊!”任飞怯怯地说:“主人,这是我第一次现实……”安安伸手捏捏他的脸,“嘿嘿,知道啦,那我算给你破第一次了?哎,你怎么还那么胆小啊?调教时不敢喊停,现在都不敢看我?”任飞抬头看一眼安安,面具下她眨着眼睛。他有些不自在,低下头,舔了舔嘴角。


“行了,别跟个橛子似的!起来把身上脱光!我们玩……嗯,玩手交吧!”安安蹬了蹬他,“快点,别磨蹭!”任飞已经有这个准备了,在自己心中的女神面前脱光接受调教,还要被女神撸下身,也是他梦寐以求的。但这一刻真得来到了,他反而有些紧张。稍稍迟缓一下,又被踹了两脚,他马上回过神,“好的,贱奴马上就脱!”三下五除二地把衣服裤子一股脑脱掉,赤条条地在安安面前要跪下,被安安阻止了。“不用跪,过来,坐到我身边。”


任飞坐在安安身边,有意靠近,又不好意思太直接,被安安拽了过去。任飞的丁丁在迅速地挺起,龟头自动脱离包皮裸露出来,安安轻轻地用手指滑动蛋蛋几下,然后握住已经开始流黏液的丁丁,这一套非常轻柔的动作,温软的感觉瞬间就传遍任飞全身。单身20多年的他,哪受得了这一下,丁丁几乎在一瞬间就挺拔到极限。“这就受不了啦?果然是个废物呀!”安安打趣着说,“来,小处男,主人开始给你手交喽!”安安伸胳膊揽住他的脖子,一只手在下面轻轻地撸动,脸凑到他耳边,“任飞,你想不想看看我的真面目?”嘴上说这话,手的动作可没停,任飞的下体快感一浪接着一浪的袭来,他感觉马上就要射出来了,可这么快就射出来,又有些不好意思,只能忍着。马眼处不断分泌着黏液,在安安的手上拉着透明的长丝。“说话呀,想不想看看主人的真实面目?”安安见他不说话,又问一遍。“想!想看,做梦都想!”任飞微喘,他觉得丁丁开始发痒,龟头能感觉到润滑。安安手速逐渐放缓又突然加速,来回反复,“如果我告诉你,我们曾经认识,你会不会很惊讶?”见任飞已经完全被自己手中的动作占据了全部大脑,哑然失笑。“你都没听出我的声音?唉,好吧,允许你亲手把主人的面具摘下来!”


安安下巴顶着任飞的肩头,有些发嗲得说,“看了之后,你会大吃一惊的!快点,摘下来吧!”见任飞没有要摘的举动,安安手停止了动作,“快,摘下来,然后主人给你释放!”任飞精虫上脑后勇气十足,伸手摘下了安安的面具。安安的真容呈现在他眼前时,他惊呆了,“你是,你是唐安安?”任飞叫出了安安的全名。“对呀,我是唐安安!没想到吧,任飞!”安安笑着,握住任飞丁丁开始飞快地抽动,“滋滋滋滋滋啪啪啪啪啪”黏液的自润滑和手指敲打在皮肤上的声音也越来越快。“起开!”任飞推开唐安安,跳离了她的身边。唐安安跟过去,抓住任飞胯间半耸的丁丁,强行开撸,可是她感觉到刚刚还坚硬的丁丁现在明显的疲软下去,最后软趴趴的根本撸不起来了。是的,任飞软了下去,他完全没有欲望了。任飞真的不想再面对她,甚至正考虑穿上衣服跑出去。


“啪!”一记重重地耳光扇过去。“任飞你废物!混蛋!是看见我就没有兴致了?还是你突然就阳痿了?”任飞一时间火气上涌,他吼道:“唐安安,你够了!我特么哪知道安安女王是你啊,早知道是你我绝对不会联系啊!”吼完那股劲头也泄了,这才想起来自己什么都没穿,丁丁随着他晃动也晃晃跳跳的,在这一瞬间,唐安安飞起一脚,直踢到他的会阴处,啪的一声,脚尖重重落下,蛋蛋被脚背狠狠地弹起,任飞“嗷呜”一声蹲在地上,捂着下体,缩在地上,像一只煮熟的大虾一般,喊叫夹杂着呜咽。唐安安朝他嘴踢了两脚,“再叫把你牙都踢碎!”她很愤怒,踩着任飞的脑袋,“你特么的,是我调教得不用心还是飞机打的不爽啊?本姑奶奶看在是老同学的份上,亲手给你打飞机,你特么刚才都快射了吧,还能一下子就软了?说,为什么?还没射就进入贤者模式了?我看你是嫌我长得丑是吧?你特么还是个颜控啊,我特么今天踩死你!”任飞的疼痛有些缓解了,他缩在地上啜泣着,没有答话。唐安安踩着他的脑袋蹂躏,像玩球一样,甚至双脚一起踩在上面两次,他也没有加以任何阻拦。她将面具丢到一边,随手摘下假发,脚下继续对着任飞发泄着愤恨。从衣领上扯下一个小巧的暗拍摄像头,“看到了吧,日本货,记者暗访专用的!都是高清晰图像!姑奶奶我录着像呢,没打算拿它做什么,就是回去看着回味下,这回我要发到小学同学群里,发到你们公司企业邮箱里!”她越说越生气,把一切怨怒都集中在脚下,踢得脚脚到肉,毫不留情。


唐安安是任飞的小学同学,小时候是个很文静的女生,胖乎乎的很可爱的样子,并且学习也好,班级里的尖子生,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是老师的得意学生,是家长们口中的别人家孩子。可是,她并不漂亮,甚至可以说很丑,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丑。容貌和身材有可能成反比的名言,在她身上就是最好的印证。现在的唐安安,更是“丑不忍睹”。摘掉假发后,原本的头发显露出来,枯黄的发丝染成棕色烫着卷披在脑后,皮肤也不白,勉强算是小麦色,嘴里的牙齿忸怩缝离,上门牙还支出两颗虎牙,笑起来鼻梁上的横纹和眼睛边的鱼尾纹清晰的呈现,眼睛还眯起来,显得一大一小。发起怒来,咬牙切齿的样子,把脸部扭曲变形,更加奇丑无比。


见唐安安有录像在,任飞完全没有反抗的意识了。他蜷缩在地上,手臂护住头、脸,身体其他部位只能任凭被唐安安一脚接一脚的踢着踹着,皮鞋和身体撞击放出嘭嘭的沉闷响声。即使这样,唐安安依旧不想放过他,踢累了,就直接去蹂躏他的下体,任飞用腿加紧丁丁不让唐安安去碰,然是这哪能阻止得了呢?唐安安朝着他膝盖狠踢一脚,“躺平,不然踩碎你蛋蛋!”任飞又㞞了,阿Q精神战胜了反抗思维,“只要我不动,就不算被羞辱!”好吧,纵使是这么一个丑女,柔弱的丁丁被粗糙的鞋底摩擦着,雄性激素大量的分泌,谁也控制不住。任飞勃起了,坚挺高耸。“贱货!只有这样你才能硬是吧,那就让你爽个痛快!”唐安安朝他吐一口口水,脚玩弄着龟头已经发红的丁丁,拿着手机不停地拍照,还特地打开了快门声音。“你看你这么下贱的样子,如果连同那录像,都发给咱们同学,发给你当年的暗恋对象杨倩,不知会怎么样?”


听到这里,任飞一骨碌爬起来,抱着唐安安的脚跪地求饶,“安姐我错了,随你怎么玩都行,别再拍照了,千万别发给任何人,求您了!”他显得很卑微,卑微的如同鞋底的一粒尘埃。他低头去吻唐安安的鞋,求她放过自己。“嗯?你说的算?”唐安安不满地反问,把他的手蹬开,坐在床上,脚踩住他的头,“你早这样,咱们就都玩尽兴了,什么事都没有。哪怕你装做很热情很舒服,我也不会怎样。我看在你是老同学的份上,本来想跟你好好的玩,让你尽情的享受,我都已经用手给你打飞机了,你问问其他的奴,他们只配被鞋底蹂躏啊!”说到这儿,唐安安将他踹翻,“可你倒好,你嫌弃我!是吧?你是嫌我不好看,不是你意淫的美女,对吧?小时候你没有跟咱们班那些傻逼男生一样欺负我,我对你挺好感的!你起来,过来坐这儿!”她见任飞乖乖地在身边跪着,让他起来坐在自己旁边,“说,是不是嫌弃我?”她又揽过任飞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细语地说,“嫌弃我也可以直说嘛!”任飞哪还敢说嫌弃,连忙说:“没有,没有,安姐挺漂亮的。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美嘛!”唐安安呵呵笑道:“你这是骗鬼呢?当我很好骗?哎,你怎么也叫我‘安姐’,嗯?”任飞有些局促,毕竟还裸着呢,他心里想的是唐安安手机里的照片,摄像头里的视频。他词不达意地说:“您本来就是安姐么,从小就是……”他忽然想到什么,连忙补充道:“嗯,反正在我心里就是,学习那么好……我看其他M给你留言,都叫安姐!”“呵呵,是么……”唐安安轻蔑地笑了一下,“就算后面你说的对,那么小时候他们怎么喊我的来着?丑八怪,猪八戒的三姐……对吧?你心里就没这样喊过吗?”任飞连忙辩解,“那是他们,我又没这样喊你!”唐安安点点头,“嗯,对,所以我挺有好感的!如果你不觉得我丑,那你……”她眨眨眼,凑到任飞耳边,“亲我!”任飞一怔,“啊?”唐安安语气坚定,“亲我!如果你真不嫌弃我的话!”任飞长吸一口气,低头在唐安安的胳膊上亲了两下,虽然唐安安长得丑,但是身材真好,皮肤虽然黑了点,但是挺光滑,按说小麦色也不算黑得离谱。胳膊还挺有肉,软乎乎有点Q弹,闻着还挺香。亲了两下,任飞似乎没过瘾,又亲了两下。“嘿,你,呵呵……”唐安安气笑了,“我让你亲我的脸,亲我的嘴,你偷换概念是吗?”任飞也傲娇起来,装作很亲近似的,“不行,安姐,我的初吻还在……”唐安安不容分说的吻上来,把他后面的话吞进了肚子,舌头在他口腔里试探,唾液流进了他的咽喉。


任飞感到恶心,但又挣脱不开,憋得脸通红,唐安安才结束长吻。但并没有就此作罢,她将任飞扑倒,压在他身上,吻他的脸和脖子,手慢慢向下,停留在丁丁上,抓过来握着,快速撸动。任飞早已被征服了,与其说是被调教,被羞辱,还不如说是在享受。快感一波接一波的涌上头,但唐安安的手总是恰到好处的放快放慢,总是在即将一泻千里之前就停下动作,欲火果然焚身,任飞浑身炽热,说话都有些不经大脑,他呢喃着说:“女神,我亲爱的主人,安姐,让我做你的贱奴吧,做你的狗,我给你舔脚趾……”唐安安把手从任飞丁丁上抽离,嘿嘿一笑,“做我的狗呀?这是你说的哦,我可都录下来了!不怕你反悔!”唐安安不知什么时候将小摄像头又别在了衣领上。任飞瞬间清醒,他下意识地去抢,“安姐,不能录!求求你了,都删了吧,我做你的狗还不行吗?”见他这个样子,唐安安感到很快乐,“哈哈,任飞,你怕我传出去?我还真说不定要传出去呢!”任飞跪在床上,“主人,求你……”唐安安很开心,翻过身双腿夹住他的脖子,将他摔到地上,“那你在床上跪着多没诚意啊!哈哈哈哈……”


任飞顾不上被摔痛的身体,很快就调整好跪姿。唐安安朝他勾勾手,他跪着走过去,主动低头亲吻唐安安的鞋。倒不是他有多下贱,而是顾及唐安安手里的照片和录像,也算是一种低级的讨好。他幻想着如果他乖一点,讨好一点,唐安安就不会把这些发出去。毕竟他觉得,发出去对谁都不好。他并不知道的是,唐安安早就把他的照片发给了一个女同学,并且恰恰是任飞小时候的暗恋对象杨倩。唐安安给她发过去的,很多是直接用微信录得短视频。杨倩是唐安安为数不多的还保持联系的同学,也是她的闺蜜,或者说丑女唐安安能成为“安安女王”,也都是杨倩带领的。


“我收到你的信息,不敢确定你就是我认识的那个任飞,不然直接就带你去我的调教室了。”唐安安对任飞说,她的脚下正玩弄着任飞的丁丁。在皮靴的夹击下,任飞很快就缴械投降,精液并不粘稠,量倒是不小,龟头阵阵刺痛,细小的划痕上,渗着细微的血丝。“这么快?真没用,还以为你多能忍呢!你去收拾一下,我们回调教室,这里也不能做太多项目。”唐安安用纸巾擦去靴子上的精液,“关注我很久了是吗?”任飞用纸巾擦着下体,怯怯地说道:“有半年了。呃……那个……安安姐,我把钱给你支付一下,就让我走了吧,不玩了,然后照片……”话没说完,就被安安递到嘴边脚踩住了嘴,“想提要求?那先把靴子给我舔舔!”任飞迟疑了一下,也真就是一下,几秒钟吧,便伸出舌头开始给安安舔靴子。“靴筒不用舔太高,脚踝以下就行,然后靴底记得多舔几下。”


任飞没舔几下,就开始不住地干呕,唾液倒是分泌出很多,但却也无法在接近靴子,只要舔一下,皮鞋苦森森的口感,就马上勾动呕吐反射。“你看,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好,还说自己是M?还不快点跟我走,我好好调教你一下,让你成为合格的M。”唐安安没有再继续为难他,“好了别舔了,把靴子给我脱了,这个会吧?”任飞确实没舔过鞋,他最多只是看看照片看看视频意淫一下。但是脱鞋还是会的,他学着视频的样子用嘴去拉拉锁,两次都没咬紧拉锁头,安安踢了他一脚,“行了就用手吧,手还不利索呢,就学人家用嘴?”任飞有些想笑,但又不敢,规规矩矩地把安安的靴子脱下来,看着她穿着白棉袜的脚,想闻,又不敢太主动。“去,把鞋和衣服都给我拿过来,在衣柜里。”任飞爬到衣柜前,费力的打开衣柜门,将一双香奈儿运动鞋拿了出来,但是挂在上面的衣服他跪着够不到,他回头看了安安一眼,安安鄙视地说:“狗够不到东西都知道后腿站起来呢,你连这个都不会?”任飞尴尬地站起来,摘下安安的休闲衬衫和牛仔短裤,连同运动鞋,恭恭敬敬地给安安拿过去,然后又跪在一旁。“不许看我!”唐安安要换衣服,她的意思让任飞回避一下。任飞一直就有点懵,他不知道该如何躲,最后给唐安安磕头,头叩在地上不抬起来。


“嗤嗤嗤嗤……”唐安安笑了起来,她的脸笑成了盛开的菊花,抑或是一个包子,该有皱纹的地方全都堆满了丰富的皱纹,如果她粉底涂得厚一点,估计都能挤出印子来。“傻逼,你不知道转过去或者躲起来吗?而且准备走了,你不去洗一洗鸡巴啥的吗?”任飞尴尬的差点钻进地缝里,灰溜溜地跑到浴室,冲洗下身体,探一下头,见唐安安已经换好衣服,自己也悄咪咪地去穿。衣服裤子上都有点脏,遍布唐安安的鞋印,但是并不明显,不细看看不出来。他小心翼翼地掸了掸,没敢弄出声音。见唐安安坐在床上玩手机,他拿出两千元现金,走过去递给唐安安,“安安主人,孝敬您的调教费!”唐安安瞥一眼,“嘁”了一声,“收起来吧,不要你的钱!”见任飞犹疑着,推了推,“收起来吧,本来也没打算要!毕竟是老同学嘛!不过你下回给女王交孝敬的时候,请你跪下来,双手奉上,别一只手递过来,跟打赏似的!”任飞跪在地上,双手把钱奉上,“安安主人,请您收下贱奴的孝敬!”唐安安白了他一眼,“去去去去滚滚滚,告诉你收起来就收起来,别整这些没用的!”他这才起身,放心地把钱收起来。


任飞见唐安安没有动身的意思,舔舔嘴,小心地试探说:“主人,要不我先回去了?您……”他的眼睛看向手机,想说“您要不把照片删了吧”,但他没敢。唐安安没看他,自顾自地说:“一会你跟我走,我可没同意放你回去!咱们还没调教完!”任飞心里很怨恨,但是他不敢反驳,他害怕唐安安一生气把照片发给同学,如果发到公司企业邮箱更惨,他后悔按照要求给了真实的资料。他到此时还不知道唐安安根本就是直接发给别人的,并且那个人还是杨倩。他心里烦闷,越看唐安安越觉得她难看。唐安安见任飞耸眉耷眼的样子也有点烦,她做女王挺久了,㞞的奴见过,但是这么㞞的还是第一次见,便说:“你跪下,我问你几句话,你要如实回答!”


“是,您说!”任飞乖巧的跪下来,抬头看着唐安安。但是他并没有看她的脸,他实在不想见这个丑女人,眼睛只停留在颈肩处,因为看到颈肩的位置,给面对面的人在视觉上是盯着自己眼睛的。唐安安抬脚踩在他的肩膀上,小臂横搭在膝盖,居高临下地问:“你给我写的自我介绍都是真的吗?”任飞老老实实地回道:“是真的,绝对真实。”唐安安撇撇嘴,“那你也不怎么样啊!什么烂公司,明天你去辞了吧,到我这里来做,我给你多加工资!”她拿出电子烟,吸一口,朝任飞吐了一下烟雾,“就这么定了!反对无效啊!”见任飞刚要张嘴,立刻拿话堵住。


任飞想挣脱被蹬住的肩膀,但不敢太用力,所以没挣脱开。他的举动没逃过唐安安的眼睛,她脚下用力的踩一踩,“你之前不是很牛很厉害吗?怎么现在被我踩着都不敢反抗啊?你不是跟我吼嘛?怎么这么㞞了啊?还什么我够了,早知道是我不会联系我,呦呦呦,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哪去了呢?被我踢蛋蛋踢没了?哈哈哈哈哈……行了,以后跟我做事吧!”唐安安身材是超赞的,尤其是修长纤细的两条腿,笔直笔直的,此时蹬在他的肩膀上,应该是非常飒爽的样子,当然,如果不看脸的话。任飞话到嘴边被噎回去,想了想还是要说的,他微微抬头,眼睛依然看着唐安安的颈肩处,“主人,您是做什么的啊,我这有社保还有房贷,不能做全职的M!”唐安安很不屑地呸了他一下,“你是真不关注老同学是吗?‘唐氏建材’知道吗?你主人我的!我是总裁!安排你这么个小菜逼还不容易吗?瞧你那㞞逼样,以后名义上是我的助理,给你两万打底,全额五险一金,够不够?”任飞有些惊讶,还真不知道她成了公司老板,更不知道业内知名的“唐氏建材”是唐安安的公司。他舔了舔嘴唇,“这样啊,那我考虑一下……”唐安安脚下用力把他蹬开,“还考虑你爹了个粪蛋儿啊!都告诉你就这么定了!行了,走吧!”唐安安说着就往外走,见任飞杵着没动,抢过他的背包,翻出手机和身份证、钥匙之类的东西,一股脑塞进自己的拉杆箱里,“你特么的,我带了这么多工具,都没用上!走啦!你不走我走啦哈!”


任飞追过去,在走廊里他不敢说话,怕被人听见,只能悻悻地跟着。退房时前台小姐姐见任飞肩膀上一个黑黑的鞋印,想笑又不敢笑。任飞窘的很,从小到大,但凡被人欺负时,只要没有外人见到,他就会自我安慰,窘迫很快就会过去。但是有外人看到了,他的自尊心就会受到伤害,很难自愈。这黑鞋印他掸了好几下都弄不掉,很是恼火,他今天还穿了件白衣服。先前唐安安穿皮靴踩他踹他,都没留下太明显的鞋印,也是因为靴子只是唐安安在室内调教时穿的,而刚刚踩在肩膀的运动鞋是她日常穿的,所以鞋底非常脏,加上衣服料子比较特殊,留下了这个可以社死的印迹。


唐安安一边走一边用手机发着信息,是给杨倩发的,她说,“倩倩,半小时后我到你楼下等你,任飞彻底被我拿捏了,今天一起玩坏他。【大笑.gif】”过了好一会儿,杨倩回复:“【就这么定了.gif】”


此时杨倩正躺在床上,脸色微红,闭着眼睛,双手在自己的胸前摩挲,时不时发出轻轻地娇喘声。回复完唐安安,她将手机丢在一边,完全不想理会这些。她的喘息越来越重,脸色变得更加红润,最后如仙如醉般地喊出声音,好一场畅快淋漓。片刻,凉被下钻出一个脑袋,梳着丸子头,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很清秀的女生。她嘴巴水润润的,闪着光亮,像是刚刚吮吸完蜜汁似的。当然这不是蜜汁,而是她给杨倩口交后,把杨倩的爱液吃进嘴里所致。“主人,舒服吗?”清秀女生问,“嘟嘟没让您失望吧?”女生自称嘟嘟,下巴贴在杨倩的双峰之间,期待着杨倩的答复。杨倩捏捏嘟嘟的小脸蛋,笑着说:“嗯,主人都陶醉了,嘟嘟越来越棒了呢。好啦,咱们去洗澡,唐安安叫咱们过去玩狗狗!”“欧耶!”嘟嘟听了,兴奋地从凉被下钻出来,将盖在她们身上的被子掀开,嘟嘟洁白的胴体,粉嫩的私处,耸立的双峰,优美的线条,无不展现出她美少女般的迷人姿色。杨倩的姿色自然也不差,跟嘟嘟相比,更加成熟一些。她用脚捏了捏嘟嘟的鼻子,“臭丫头,一点都不顾及主人春光乍泄啊!”嘟嘟嘿嘿一笑,披上凉被趴在杨倩身上,在杨倩双乳之间亲了一下,“嘟嘟开心嘛,好久都没欺负男狗狗了!”杨倩拍拍嘟嘟的头,“那就快洗澡啦,唐安安半个小时就到!”


两人依偎着,相互打闹着进了浴室。嘟嘟说:“主人,是那个给唐丑逼舔鞋底的男狗狗嘛?”杨倩笑道:“对,而且他是我们的小学同学,初中也跟我同校不同班,这货小时候还暗恋我,哈哈哈哈哈哈……”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掩盖着两人的说笑,“臭屌丝,居然敢觊觎主人您,真是自不量力!”嘟嘟表示着自己的鄙夷,“感觉他跟唐丑逼挺配的!”两人同时发出欢快的笑声,杨倩忽然正色道:“嘟嘟,你可不能总‘唐丑逼’‘唐丑逼’的叫,万一叫顺嘴了,这局面不好办。跟她撕破脸无所谓,别影响琳琳的计划!”嘟嘟乖巧地点点头,“主人放心吧,我不会影响到琳琳主人的计划的!等见到安安主人,我会乖的!”杨倩摸了摸嘟嘟的头,“真乖,小宝贝!”被主人摸头之后,嘟嘟幸福地嘻嘻笑,她眨眨眼睛,“主人,我还想看那个男狗狗舔鞋底的视频!”“好,等出去了给你看个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4

主题

2

回帖

13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