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导航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小清新] 深邃原创《和你在一起》第四章(免费)

[复制链接]
查看1154 | 回复0 | 2023-8-24 22: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第八章



时光总是不爱言语,在不经意间悄悄溜走,就如白驹过隙。


自从那晚猪八戒事件之后,王舒雅便辞去了KTV的工作,并在我的引荐下进入到了我老爸的置业公司,而我和她之间的主奴关系也愈加清晰起来。唯一无奈的是,因为公司经理对我的特意讨好,再加上王舒雅本身就特别出色,所以很多重要的大单子都会安排给她来做,直接就造成了王舒雅出差的次数越来越多,害得我在很多个寂寞的夜晚只能对着她的鞋袜自行解决某些生理需要。


“叮铃铃铃铃......”下课铃声准时奏响,我脑海中不停的回绕着王舒雅的身影,在教室里发了一整天的呆,直到最后一堂课结束才发现自己压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自嘲的苦笑了一番,正打算去食堂吃饭,口袋里的手机却抢先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居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主人王舒雅,顿时便将所有的不快全部抛在了脑后,激动之余我果断接通了电话,也不管附近有没有人,直接扯着嗓子喊道:“主人。”


“我的小奴隶,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王舒雅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娇柔,那么令人沉醉。


“想,当然想了,我对您的思念犹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我一时兴起,学起了周星驰电影里的经典对白。


不过王舒雅并没有等我说话,便将我给打断了,“停,少在那儿贫嘴,现在立刻给我滚回来。”


“主人,您......您回来了?”王舒雅的话使我愣在了原地。


“哼哼,还不是为了给你个惊喜。”王舒雅娇嗔一声,说道:“我烧了一桌子菜都快凉了,赶紧回来陪我吃饭。”


“好的,请主人稍等片刻,阿奴即刻启程。”


挂断电话,我立刻迈开双腿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一路狂奔起来,王舒雅的召唤似乎激活了我体内的潜能,平时怎么也得走二十来分钟的路程,这一次仅仅只用了五、六分钟。


站在出租屋门口,我稍稍安抚了一下因为剧烈运动而超速的心跳,接着掏出钥匙刚打开门便自觉的跪在了地上,激动地大声喊道:“给主人请安。”


“哟,回来的挺快嘛,这么着急想闻我的臭脚丫子啊?”王舒雅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


王舒雅一身简易的居家装扮,飘逸的长发盘在了脑后,穿着肉色丝袜的双脚套在精致的拖鞋里,贤妻良母般的气质让我眼中现出了迷恋的神色,忍不住开口恭维道:“主人的玉足香气四溢、沁人心脾,就连那牡丹百合也无法与之相比,又怎么会臭呢。”


“几天不见,小嘴儿真是越来越甜啦。”王舒雅掩嘴笑了起来,“快进来吧,别让邻居看见。”


我起身跟着王舒雅走进客厅,抬头扫视了一眼餐桌,只见桌子上正摆满着五、六道精致的菜肴,不禁感到食指大动,开口道:“主人的手艺也是越来越好了,这几道菜色香味俱全,就算是全天下所有的大厨加在一块,恐怕也及不上主人的一星半点吧。”我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词,极力地夸赞着。


“废话真多,滚到桌子底下去,给我垫脚。”王舒雅白了我一眼,指了指餐桌娇嗔道。


“是,主人。”我乖乖地爬到了桌子底下刚躺下,王舒雅便坐到了椅子上,甩掉脚上的拖鞋,将两只脚都踩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微微抬起头,盯着王舒雅那近在眼前的丝袜玉足,感觉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高贵,即便非常努力的克制,可小伙伴仍旧是昂起了倔强的小脑袋。


王舒雅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躁动,她挪了挪脚,让脚趾离我的脸更近了些,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饭菜,一边调笑道:“想闻闻吗?”


“想。”我急忙回答道。


“想什么?说清楚点儿。”王舒雅故意戏弄般地问道。


“想闻主人的玉足。”眼前轻轻晃动的脚趾早已让我神魂颠倒,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好好品尝品尝,可是有没得到王舒雅的批准,我也不敢随意造次,这种近在咫尺却只能眼巴巴望着的感觉使得我的小伙伴更加坚挺了。


王舒雅笑了笑,将一只脚踩到了我的脸上,我立刻夸张的用力呼吸了起来,一股熟悉的销魂气味刹那间在鼻腔中弥漫开来,令我直感到一阵神清气爽。不过王舒雅似乎并没有打算让我好好享受,她踩在我脸上的那只脚突然加重了力道,口鼻都被封死的情况下,我立刻感到呼吸不畅,而且王舒雅往下踩的力道越来越大,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最关键的是我根本没有任何想要挣扎的意识,如同软弱可欺的低等生物任由王舒雅玩弄着。


大概过了一分多钟,正当我憋得满脸通红、眼前发黑的时候,王舒雅终于稍稍松开了脚,我立刻大口呼吸了起来,新鲜的空气混合着王舒雅脚上的气味争先恐后的钻入了我的呼吸道,可还没等我缓过气儿来,王舒雅的脚再次封住了我的口鼻,同时也封住了我呼吸的权利。


“呼,好饱。”过了没多久,王舒雅扔下筷子,在我脸上轻轻地踹了一脚,说道:“滚出来吧。”


我立刻从餐桌底下爬了出来,跪到了王舒雅面前,“主人有何吩咐?”


“去把你的脸盆拿过来。”王舒雅努了努嘴,淡淡地说道。


我立刻跑到卫生间,拿起自己的脸盆迅速回到王舒雅面前跪了下来,“主人,盆子拿来了。”


王舒雅伸手端起桌上那些只吃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残羹剩菜,全部倒进了盆子里,然后将双脚踩在了那一堆食物上面,说道:“给你二十分钟,把这些饭菜全部吃完。”


这种吃饭的方式当真给人一种极致的羞辱感,却也使我心中犹如万马奔腾般汹涌澎湃,可激动归激动,实施起来还是有很大难度的。由于盆子的大小有限,王舒雅的两只脚就已经占去了大部分的空间,我只能从她脚边的缝隙中叼到一些饭菜,而被踩在脚底下的部分却是怎么也吃不到的,只要她不把脚抬起来,别说二十分钟,就算给我两个小时也不可能吃得完这些饭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却依旧绞尽脑汁的和盆里的饭菜对持着,离王舒雅所说的‘吃完’还差着很大的距离。


你不是说这些菜非常可口吗?怎么这么半天都还没吃完?”王舒雅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


“主人,我......”


还没等我开口解释,王舒雅便抬起一只脚直接将我的脑袋踩进了盆子里,淡淡地说道:“不吃完就别想起来。”她的语气很冰冷,给人一种置身于冰窖之中的感觉。


我的脸紧紧地贴着盆底,根本就张不开嘴,又怎么可能吃得了东西,脑袋被王舒雅踩着在盆子里拱了大半天也没能吃掉几口饭菜。


过了一会儿,王舒雅好像也发现我这样根本没法进食,于是抬脚把我从盆里放了出来,看到我满脸都粘着饭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你还真是没用,吃个饭都能吃成这样,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喂你吃吧。”


她一只脚在盆里用力碾了碾,然后抬起脚伸到我嘴边,我当然明白自己该怎么做,怀着无以复加的激动之情,就像是第一次品尝到鲜美鲍鱼的乞丐一般捧着王舒雅的脚伸出舌头把粘在她脚底的饭菜全部舔到了嘴里,直到把附在丝袜上的汤汁都舔的一滴不剩都还舍不得放手。


王舒雅对我的表现似乎很是满意,把脚踩回到盆子里略带调皮地说道:“我出差的这几天可是都没换过袜子哦,喜欢吗?”


“太喜欢了,就算是有人要拿黄金珠宝跟我换,我都不带看一眼的。”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就知道你喜欢,那就好好享受吧,哈哈。”王舒雅说着,再次将两只脚都伸到了我的嘴边,我立刻毫不犹豫地张开嘴照单全收。


本就可口无比的饭菜配上王舒雅的足香变得更加令人回味无穷,当把最后一颗饭粒咽进肚子里的时候,我已经撑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可心里却是亢奋激昂到了顶点。


“真是够笨的,居然浪费我这么长时间。”王舒雅脱掉脚上的丝袜,然后用我的衣服擦了擦脚上的油渍,一下子坐到了我的背上,继续说道:“去卫生间,我要洗澡。”


“是,主人。”我应了一声,驮着王舒雅往卫生间爬去,一路上都尽量保持着平衡,让她能够骑着更加舒适一些。


“把衣服都脱掉,去那儿躺好。”小心翼翼的爬到卫生间之后,王舒雅指了指淋浴底下的防滑垫说道。


我心里已经非常清楚王舒雅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的情绪,但还是乖乖地躺了下去,果不其然,我刚躺下王舒雅便不由分说地双脚站到了我的肚子上,原本她100斤不到的体重也不会让我感到特别难受,可刚刚才吃了那么多东西,胃里本就撑的慌,王舒雅这一站上来立刻就让我感觉到一阵难以忍受的胀痛,脑海中甚至想象到了气球瞬间爆裂的场面,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丝恐惧。


可王舒雅摆明了就是要折磨我,她双脚死死地踩在我的肚子上,丝毫没有要挪动的意思,而且还动作极为缓慢地开始脱着身上的衣物,就好像是在向我展示她的美丽一般。此刻的我如同身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胃部的强烈不适着实令我渐渐不支,就在王舒雅好不容易脱完了最后的内裤之后,我立刻感觉到一股压力从胃部涌出,瞬间便到了喉部,虽然我极力忍耐着,可喉头一浪高过一浪的压力使得我终于憋不住‘哇‘的一声从口中喷射而出。


刚打开淋浴准备冲洗的王舒雅顿时也大吃一惊,毕竟之前无论怎么对待我,我都从来没有露出过如此痛苦的模样,一时间她都忘记要从我身上下来,依旧傻傻地站在我的肚子上,大气也不敢出的看着我。


过了十多秒钟,我逐渐从不适中恢复过来,看到王舒雅眼中流露出关切的神色,立刻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傻笑道:“主人,我没事儿,就是晚上吃太多了,忍不住吐出来一点儿,吓到您了吧?”


“靠,真是吓我一跳,看我不整死你。”王舒雅自然知道我这是在宽慰她,示意她可以继续下去的意思,装出一副气急败坏的的样子,打开喷淋对着我的脸就喷了下来。


这突如其来的‘人工降雨’一下子就灌入了我的口鼻,呛得我不住地咳嗽了起来,可我又不敢有大幅度的躲避动作,毕竟王舒雅还在站在我身上呢,万一不小心把她给弄摔倒了,我可得心疼死了。


见我并没有什么大碍,王舒雅便放心大胆地开始洗澡了,她手里拿着喷头一边冲洗着身体,一边不停地在我的身上游走着,从肚子上走到脸上,又从脸上走到肚子上,特别是转身的时候,我的皮肤都会随着王舒雅脚下的拖鞋被拧成几乎180度,这样的疼痛可想而知,再加上胃里仍旧阵阵袭来的绞痛感,使得我真的是痛苦万分。


可我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痛苦的表情,而且爬满了深深的迷恋之色,此刻的王舒雅真的是太美了,修长的美腿,匀称的身材,从我这个角度看上去她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如同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凌波仙子,我又怎么能忍心去惊扰到她呢?而且被如此仙气十足的美女踩在脚下也正是我心中多年的夙愿,我渴求在她脚下臣服,心甘情愿的任由她蹂躏。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舒雅从我身上走了下来,她套上了一件薄薄的浴衣就走出了卫生间,头也不回地对我说道:“跟我过来。”


躺在地上的我仍旧沉浸在自己那朦胧的梦境中,听到王舒雅的召唤这才堪堪回过神来,脑海中回绕着王舒雅那完美的胴体,舔了舔嘴唇,跟着王舒雅身后追了过去。


王舒雅坐到电脑前看起了电视,见我过来便指了指电脑桌下面,说道:“钻进去。”


我依言躺了进去,王舒雅很自然的就将双脚踩在了我的胸口上,淡淡地说道:“这几天憋坏了吧?”


“还好......噢......”没等我说完,王舒雅便一只脚狠狠地踩在了我的小伙伴上,我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舒服吗?”


“嗯......”我含糊地回答了一声,可是小伙伴的变化却清楚的表达了她想要听到的答案。


“这么快就有反应啦?”王舒雅说着,将双脚都踩到了我的小伙伴上疯狂地蹂躏了起来。


她踩的非常用力,一阵阵痛感由小伙伴向大脑袭来,不断地刺激着我的神经,可就当我快要达到巅峰的时候,王舒雅却停止了对小伙伴的蹂躏,毫无征兆地将双脚又挪到了我的胸口上。


“呜呜,主人,不要停下来,求您了,呜呜,主人......”我在王舒雅脚下委屈地祈求着,这种欲泻而止的感觉几乎让我崩溃。


听到我的叫唤,王舒雅狠狠地在我脸上踹了一脚,质问道:“怎么?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不不不,主人,我不敢。”


王舒雅将一只脚再次踩到了小伙伴上面轻轻地点踏了起来,继续道:“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射出来,否则要你好看,哼。”说完,她又将另一只脚伸进了我的嘴里,“给我好好舔脚。”


我尽可能的长大了嘴,把王舒雅的脚含到了足弓的位置,然后用舌头温柔地舔舐着她的脚掌,可王舒雅却一点儿也不安分,脚趾在我嘴里不停地乱动着,而且还有着要更往里去的意思,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到她的脚趾都已经触碰到我的嗓子眼了,腮帮子火辣辣的疼,嘴角有一种像要被撕裂的感觉,而且喉咙里被强行塞入了一个异物,我顿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随着咳嗽时喉咙产生的蠕动,王舒雅的脚趾再次被我咽下去了一丁点,估计都快要顶到喉结了。


而这时,王舒雅踩在我小伙伴上的那只脚也开始发难了,从轻轻的点踏变成了用力地搓揉,我嘴里被她的脚给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低沉的闷哼,随着这一阵阵痛苦并兴奋的刺激,小伙伴高亢地吼叫了一声之后,一股温热的液体随之喷射而出。



如泉涌般的白色乳液尽数喷到了王舒雅的脚上,她恼羞成怒的抬脚照着我的小伙伴就跺了下来,这一下疼得我冷汗直流,关键是她的一只脚还堵在我嘴里,叫也叫不出声,只能双手捂住小伙伴轻微地颤抖起来。


王舒雅把塞在我嘴里的那只脚用力地拔了出来,满脸怒容地大声质问道:“忘记我刚刚是怎么说的了吗?”


我顾不上小伙伴上传来的痛楚,连忙从电脑桌下爬了出来,一边磕着头,一边求饶道:“阿奴不懂事,求主人原谅。”


王舒雅冷哼一声,把那只沾满了精液的脚冲着我的脸伸了过来,“把你的脏东西给我舔干净。”


看着眼前那依附在王舒雅柔嫩脚底的乳白色液体,我实在是下不去嘴,于是为难地说道:“主人,这......我,我给您擦行吗?”


“舔。”王舒雅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加重了语气说道。


王舒雅这种高高在上的样子实在是太具有威慑力了,我只好认命地伸出了舌头,好不容易将她的脚给清理干净,那浓烈的腥臭味顺着舌尖传递到大脑皮层,使得我一阵反胃,忍不住趴在地上拼命地干呕了起来。


“自己射出来的东西,有什么好嫌弃的?”王舒雅一边说着,一边起身走到衣柜前取出一条皮带。


“主人,阿奴知道错了。”我三步并作两步爬到王舒雅跟前跪好。


“错哪儿了?”王舒雅冷声道。


“不该让我那污秽之物玷污了主人的玉足。”我反省着自己的错误。


“哼,我看就是平时对你太好了。”王舒雅扯了扯手中的皮带,淡淡地说道:“那接下来的惩罚你有异议吗?”


“没......没有。”想到即将到来的惩罚,我的身子忍不住轻微颤抖起来。


我话音未落,只听见‘啪’的一声响起,冰凉的皮带便狠狠地抽在了我的肩头,火辣辣的疼痛感使得我毫无形象可言的嘶吼起来。


这段时间经过大量SM视频和小说的灌输,王舒雅早就收起了对我的怜悯之心,跟一个真正的SM女王一样抡圆了胳膊疯狂的抽打着赤裸着身体的我,‘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终于超出了我的忍受范围,我一把抱住王舒雅的小腿,小声哀求道:“等......等等,主人......”


“怎么了?”王舒雅皱起了眉头,似乎很不满意我打断了她对我的惩罚。


“我有点受不住了,疼......”我可怜兮兮地嘟囔道。


“废话。”王舒雅说着,抬脚把我的脑袋踩的磕到了地上,继续抽打了起来,“不疼又怎么能让你长记性?”


皮肤撕裂的感觉使我不住的颤抖着,带着一丝哭腔呲牙咧嘴地喊道:“主人,我真的知道错了,饶了我吧,阿奴求求您了,主人。”


“瞧你那点儿出息。”王舒雅扔掉手中的皮带,转身坐到了床上,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口吻说道。


“多谢主人宽恕。”我赶紧跪爬几步跟了上去。


爬到王舒雅面前刚跪好,她便一把按住了我的脑袋,轻声道:“好了,惩罚结束了,现在该奖励你了。”说着,按着我的脑袋向她的两腿之间慢慢靠近,“有些日子没享受过你的服务了,今天可要好好表现啊。”


我当然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心头也不由得一阵亢奋,没有任何抵抗的顺着她手上的力道向前移动着,很快我的鼻子就碰到了王舒雅的私处,一股女性下体特有的气味霎时间占领了我的呼吸道,就连刚刚被鞭打的地方都感觉不那么疼了,当即伸出舌头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随着我的不断的舔舐,王舒雅渐渐开始发出低沉的呻吟,将两条腿都搭在了我的肩上,双手抓住了我的头发用力的往她的私处按,我知道她这是让我用力的意思,于是我用嘴包裹住她的整个阴户,舌尖快速撩拨着她的阴蒂,王舒雅的叫声也随之越来越大。


不一会儿,王舒雅突然将我推倒在地,随后便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脸上,阴唇死死地压在了我的嘴上,主动地在我脸上摩擦了起来,晶莹的蜜汁也缓缓的从桃源深处流出,我尽可能将舌头伸到最长,配合着王舒雅的动作一点一点的继续刺激着她的蜜穴。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我的舌头和整个下颚都已经失去了知觉,脑袋里一片混乱,可为了满足王舒雅,我仍旧疯狂地用吞吐着舌头。半晌之后,王舒雅猛地浑身一阵痉挛,双手用力扯住我的头发,私处死死地顶着我的口鼻,大量的蜜汁瞬间倾泻而出,我没有任何犹豫,将嘴巴张开到了极限,一边继续卖力地舔舐着,一边大口吞咽王舒雅赐予我的杨枝甘露,直到她高潮结束。


过了好一会儿,王舒雅缓过劲儿来,坐回到床上微微地娇喘着,脸上还带着潮红对我说道:“过来给我清理干净。”她显然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虽然说话仍然还是那么温柔,可却更加让我无法抗拒。


“乐意效劳。”我爬过去将脸埋进王舒雅的胯下,用那僵硬无比的舌头清理起她私处上残留的蜜汁。


王舒雅舒服的仰靠在床头,看着正在她胯下卖力工作的我,轻笑道:“我感觉我现在是越来越离不开你了,在外地的这几天,没有你伺候我就特别难受。”


“那您下次出差的时候就把我也带上吧,主人。”我一边‘吧唧吧唧’的清理着王舒雅的私处,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呵呵,你这个提议倒是挺不错的,我考虑考虑。”等我清理的差不多了,王舒雅拿起一边的内裤又擦拭了几下,然后将内裤塞进我嘴里,继续说道:“去把我的衣服都给洗了。”说完便盖上被子躺了下去。


因为口腔被内裤给挤压的几乎没有了什么空间,我只得冲着王舒雅磕了个头,然后跪伏着向后退去。心情愉悦地爬到了卫生间,把王舒雅换下来的衣物全部用手搓洗了一遍并晾好,伸展了一下微微有些酸痛的四肢,我小心翼翼地躺到了床底下,然后把王舒雅的拖鞋放到了我的胸口上,耳畔回绕着她那轻微的呼吸声,渐渐进入了梦乡……


凌晨五点多,屋外满天繁星已慢慢隐去,还在睡梦中的我却被王舒雅给叫醒了,“把嘴张开,我要尿尿。”


“啊?”由于脑袋还处于迷糊状态,我伸手揉了揉朦胧的双眼,看着王舒雅问道:“主人,您说什么?”


王舒雅也懒得再跟我废话,踩着我的胸口穿上拖鞋,然后直接在我脸上蹲了下来,轻声说道:“张嘴。”


我一个激灵终于清醒了过来,王舒雅这是要尿尿的意思啊。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脸上就被一股很急促的热流所打湿,我急忙张大了嘴巴去接。因为是晨尿的关系,所以口感并不是很好,那令人难以忍受的苦涩对味蕾造成了非常强烈的刺激,咽下一口之后就再也咽不下去了。


温热的尿液很快就填满了我的口腔,并从嘴巴里溢了出来,有一部分还流进了我的鼻腔,我顿时被呛的剧烈咳嗽了起来,嘴里的尿液倾泄而出,尽数洒在了地板上。


“嘴再张大点,快喝......”王舒雅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用那散发着些许腥臊的琥珀色液体冲刷我的脸颊。


积攒了一晚上的尿液还真不是一般的多,足足二十多秒后那股热流才逐渐变得细小起来,当最后几滴尿液滴落在我脸上,王舒雅终于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结束了对我的这一次圣水洗礼。


“居然漏出来这么多。”见我仍躺在地上轻微地咳嗽着,王舒雅很是不满地踢了我一脚,“地板上的也得给我都喝掉,不许浪费。”


“咳............主人......咳咳......”我翻过身趴在地上,如同狗喝水一般,用舌头一点一点的舔舐着地板上的尿液。


正忙碌着,王舒雅抬起一只穿着拖鞋的玉足踩在了我的脑袋上,以一种戏谑的语气说道:“给我用嘴巴吸,要让我听到声音。”


‘咻咻............咻咻............’头顶着王舒雅的脚,我将舔舐的方式改为了吸食,卖力地清理着地板上的尿液,并发出了夸张的吸吮声和吞咽声。


“居然趴在地上舔女人的尿,你说你是不是践?”


王舒雅的话使我心中产生了强烈的羞辱感,胯下的小伙伴也随之昂首挺胸的站了起来,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坚挺,就连吸入口中的尿液都不在感到苦涩,甚至还尝出一丝甘甜。


“主人的尿对我而言就是千金难买的圣水,能够喝到主人赏赐的圣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我的肾上腺素不由得一阵激荡。


“真是个贱骨头。”王舒雅花枝招展的颤笑着,“把地板舔干净以后去洗个澡,脏死了。”说完,踩着我脑袋用力碾了碾,便甩掉拖鞋继续睡觉了。


到洗手间里洗了把脸,我抬头望了眼镜子里略显憔悴的自己,发梢不住地往下滴着琥珀色的尿液,回味着嘴里残留着的淡淡的腥臊味,心中飘过一波荡漾,情不自禁地就地跪了下来,幻想着王舒雅调教我时的场景,握住那早已坚硬如铁的小伙伴上下套弄了起来......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当我再回到床边的时候,王舒雅已经睡着了,我趴到床边近距离欣赏着那双令我无数次为之疯狂的玉足,滑嫩的足底,明显的足弓,没有任何瑕疵的足跟,排列整齐的脚趾修长且娇媚动人,忍不住低头在她的脚上吻了吻,心满意足的躺回到了床底下,一阵倦意袭来,眨眼又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熟睡中的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触碰我的嘴唇,鼻腔里也飘进一缕似乎很熟悉的香味,我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口感滑滑嫩嫩的,还有一点凉凉的,就像是在吃雪糕一样。正享受着,脸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我猛地就惊醒了过来,只见王舒雅正俯着身子一脸不快地望着我。


“主人早上好。”我晃过神来,赶忙翻身跪伏在地上向王舒雅问好。


“哼,做什么春梦呢?”王舒雅冷哼一声,继续道:“居然把我的拖鞋都给弄掉了。”


我微微一愣,赶忙磕头求饶道:“对不起,主人,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行了行了,这次就先饶过你了。”王舒雅伸出一只脚踩住我那如捣蒜般的脑袋,接着跨坐到我背上,继续道:“去卫生间。”


我驮着王舒雅小心翼翼地往前爬着,嘴上询问道:“主人,您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安排啊?”王舒雅想了想,继续道:“跟几个姐妹约好了,下班以后出去聚一聚。”


“哦。”我心中微微有些失落。


“瞧你那样儿。”感觉到我情绪上的低落,王舒雅故意顿了顿,调笑道:“我明天休息哦。”


我一听立马来了精神,“那咱们明天出去春游吧。”


“夏天都过去一大半了,还春游?你是不是傻?”王舒雅没好气地敲了敲我的脑袋。


“嘿嘿,口误口误。”我憨笑着,“阿奴的意思就是想陪主人出去散散心。”


“算你有心了。”


来到洗手池旁,王舒雅双脚落地站了起来,接着我挤好牙膏恭敬地递到她手上,朗声道:“请主人洗漱。”


“乖。”王舒雅摸了摸我的脑袋,“别在这儿杵着了,去把我的工作鞋清理一下。”


“遵命,主人。”我埋头吻了一下王舒雅的脚趾,转身爬到鞋架旁,如捧圣物般将她那双黑色高跟鞋捧到嘴边,卖力地舔了起来。


经过无数次的磨练,我的舌头如今早已是灵活无比,不出两分钟便将两只高跟鞋舔的一尘不染,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巧舌如簧了吧。


“唔唔……”卫生间里正巧也传来了王舒雅的呼唤声。


我放下手中的鞋子,极为迅速的爬了过去,只见王舒雅端着漱口杯站在洗手池旁,嘴角还粘着白色的泡沫,我立即会意的爬到她跟前跪直了身子,仰起脑袋将嘴巴张到最大的程度。


王舒雅低下头,对准角度将口中的泡沫吐到了我嘴里,接着含上一口水漱了漱,毫无疑问的漱口水也准确的尽数落入到我口中,我自然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吞进了肚子里。


放下漱口杯,王舒雅拿起毛巾擦了擦脸,对我说道:“鞋子清理干净了吗?”


“放心吧,主人,只要有我在,保证您的鞋子每天都会光可照人。”我一边接过毛巾晾在架子上,一边恭维道。


王舒雅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在我的伺候下换上了工作服并化好妆,然后踩着我的脸穿上了干净的高跟鞋。


“主人,您聚会到几点?需要我去接您吗?”我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双手捧着放在脸上的鞋子,使王舒雅的玉足能够更加轻松的穿进来。


“估计会到很晚吧,你不用等我了。”王舒雅说完,用鞋底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转身出了门。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4

主题

1

回帖

5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