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导航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小说] 雨落林(真实经历恋足口舌圣水)

[复制链接]
查看2284 | 回复3 | 2023-5-29 15: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提示: 我的文主题几乎都是恋足口舌圣水系列,定价也一直保持4到6万字售价30或者40,按照文章精彩度来实现最终售价,希望各位同好支持。                                    
简介:此文根据我结婚后与老婆闺蜜发生的真实故事来改编,真实程度百分之八十以上,不懂怎么开发身边妹子的同好千万不要错过,或许能从文中找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此文前八千字左右原本是我写给文中女主的日记,后来经过改动,续写成为了小说,此文中后期绝对比上一部逼缘精彩,贵在真实,希望各位同好喜欢且能够支持一波,感谢。
                           
                                                 雨落林
                                                   第一章
                                            
     
          2014年初,我和朋友合伙在一个小镇上开了一家小型KTV,每天不是喝酒就是打牌,生活很是糜烂。
         
           记得有那么一天,我和猴子坐在一家名叫君一的水吧大厅喝茶聊天,吧台不时传来一阵嬉笑声,我揉了揉有些宿醉的脑门,随后看了过去,两个小女生背对着我与吧台里的男老板调笑着,其中一个扎着高马尾穿着黑色上衣搭配短裤的女孩笑得格外夸张。我不是很在意,继续品着茶,消减藏在身体里的酒意。这时猴子突然开口:“你看,那女的怎么样?”我:“哪个?”猴子:“黄衣服那个。”我扭头看去,这不就是站在黑衣女孩身旁的那个女孩嘛,此时她们站的位置已经足以让我看清她们的长相。我草草打量了一下那个黄衣女孩,意兴阑珊的回应:“一般般。”随后看向马尾少女,这一眼让我微微楞了一下神,鹅蛋似的脸型,小小的嘴唇,白皙的肌肤,一双极有灵气的眼睛点缀着整张俏脸。我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交往过不少在别人眼中所谓的美女,就连我现在的老婆在人家眼里也应该称得上美女二字,可这马尾少女却瞬间让我有些失神,似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牵引着我的神经。缓了缓心绪,我扭头看向猴子问道:“黑衣服那个你认识吗?”猴子瞄了瞄后回道:“宁丝雨啊,她奶奶家不是离你家挺近吗?她小时候都住你家对面那栋楼的,你都不认识?”我笑了笑:“呵呵…没见过,见过的话早就下手了。”猴子也戏道:“这宁丝雨比你小九岁呢,你不认识估计是因为那时候还没长开吧,现在还行,不过有点儿偏胖了,你想下手就上嘛,估计有戏。”我笑着摇了摇头,压制下内心深处的悸动,毕竟我已经结婚了。(宁丝雨原名:林思雨,我老婆虽然从来不关注我写小说,可她经常会在我电脑旁溜达,我怕被她看见熟悉的名字,所以才用宁丝雨代替。)
         
           本以为只是一次小小的碰撞,却在那次之后,隔三差五的经常遇见她,看着她和别人开着玩笑,甚至有时和我身边的兄弟也聊上了天,唯独我久久找不到与她说话的时机。即使没有和她说过一句完整的话,那初遇的悸动也慢慢演变成了喜欢…我很沉得住气,从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暴露过自己的情绪,没过多久,宁丝雨结婚了,我也算彻底埋葬了内心中对她的那抹情感。似乎应该结束了…
           
           老天爷也算待我不薄,我的老婆在之后居然与宁丝雨结成了闺蜜,这让我真想送老天一句赞美:“草你M!”
           我和她的接触基本都有我老婆在场,大概率都是吃饭啊什么的,从来没有单独在一起的时机,即使有,估计我也不敢做个什么。
           女人嘛,都爱聊人家的八卦,我老婆没事也爱念叨人家的家事,一次无意间就对我聊起了宁丝雨的事,说她老公怎么怎么了,宁丝雨还被她老公打了,说宁丝雨很可怜,嫁给那么一个男人。我镇定的玩着游戏,装做没有兴趣。就在那年过年,我和朋友在小区口的烧烤店夜宵的时候,宁丝雨的老公来我们桌与六哥聊天,我不知怎的,暴起一脚踢了过去…我们没有真的打起来,很多朋友都将我拉开,他也不停问我为什么打他,我却说不出原因。直到第二天酒醒之后,我主动去找他,给他道歉,毕竟我也是有素质的人,凡事都要讲个理字。我告诉他自己是因为喝醉了,看到他一直陪六哥说话,以为他要带六哥走,才会突然发难。他也很大量,还和我一起喝了个早茶。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随后的一段时光我很少见到宁丝雨,毕竟她们女人一起玩,我一个男人总不能经常混着过去,机缘巧合下我加上了她的微信,于是开始关注她的朋友圈,收集她的自拍照,渐渐的,我好像越来越沉迷于她
           我的老婆很爱出门旅游,有的时候两三天,有的时候一两周,她不在的时间,我总会翻出所有珍藏在电脑隐藏夹里的照片,那一张张都是我收集下来的宁丝雨的照片,好多俏皮可爱的表情,每一张都让我流连忘返,即使她在好多人眼中不算什么出众的美女,可我一如初始的对她着迷。不知道多少个深夜,我都会看着A片幻想着我是片中的男人,而片中的女人则是她…直到有一次,我从网络上下载了一部奇怪的影片,那些怪异的行为让我觉得有些恶心,我关了那部片子,翻起了宁丝雨的照片,不知为何,我看着她的照片又想起了刚才那部影片。鬼使神差的我再次点开那部片子,将其中的女人幻想成她,那之前让我恶心的画面居然不再恶心我,反而令我渐渐燥热起来,我忍不住的用手撸动自己的下体,盯着显示器狠狠的发泄出来,随着我沉闷的低吟,显示器里的激情也告一段落,画面中的女人缓缓起身,而她的胯下则露出了一个男人的脸,丝丝莫名液体遍布在男人的口鼻附近,他那一脸满足的模样,如同此时的我…
          自从那次之后,我对宁丝雨的幻想不再单单只是性爱,越来越畸形,也越来越变态。我开始主动找寻那类影片,各种常人无法接受的荒唐性事被我翻出来不少,我也花钱在网络上购买,从影片到小说,将其中的女主无一例外的代入成她,可笑的是现实中的我连她手都没有触碰过,却在自己的臆想中品味过了她的全身上下
          我尝试过摆脱这种困境,想现实体验一次那些玩法,也许这样就能令我回归正常,独自去找小姐,悲催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就白白花了钱,因为我常年幻想的对象是她,面对脱光了的小姐完全提不起兴趣,还微微有些反感,甚至不如看着宁丝雨的照片自己发泄。
                                                    第二章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老婆开始频频邀客到我家吃饭,宁丝雨作为她的闺蜜,自然经常出入。每一次我都表现的很是淡定,直到有一次我将厕所的垃圾袋扔了回家,宁丝雨随后就敲门来找我老婆。她们聊了没多久,我正准备去上个厕所,宁丝雨却抢先一步进了卫生间,我只好等她出来才进去。小解的中途,我的视线无意中看到了先前才换的垃圾袋,一张卫生纸皱成一团躺在里面。我脸庞逐渐发烫,从我换了垃圾袋后就宁丝雨一个人进过卫生间,我深深的知道这是什么,小解完后我没有离开,蹲下身子将手探进垃圾桶,颤抖的手犹如此时我的心跳,兴奋且紧张…当我的手指触碰到纸张那一瞬,我整个人都一个激灵。快速的捞起那张卫生纸,小心翼翼的将纸摊开,一抹潮湿格外刺目,我轻轻的用手指触碰,余温犹在…我的心脏好似快要蹦出体外,停顿良久,我果断的将鼻子凑向纸上那抹湿润,深深的呼吸,纸上那奇异的味道深深的吸引着我,闻了好久,我不再满足于此,幻想着宁丝雨的模样,将纸上最湿的那块含进了口中,我满足的闭上了眼,细细品味,微咸中透着一丝甘甜,我没有一丝恶心感,这就是她的味道吗?很快,纸张中心被我含化了一块,我吐出嘴里没味儿的纸张残渣,低头看向自己胯下高高的隆起,从未有过的坚硬感让我苦涩的一笑…光是她擦过尿的纸都能将我刺激到这种程度吗?恐怕让我选择一杯价值连城的美酒或者一滴她的尿,我也不会再有丝毫犹豫了。
          藏在卫生间,待到心里的欲火冷却下来,我才整理一番后淡定的走了出去,到客厅时,宁丝雨坐在沙发上还对我微微一笑,这让我情何以堪。若她知道此时我的嘴里还残留着她尿的味道,不知会如何做想
          当天晚上,老婆和她们出去K歌了。我抓紧时间在电脑上搜索我想要知道的答案,直到这时我才对自己在卫生间所做的事感到惊恐!我怀疑自己生了病,不然怎么会做出这种闻所未闻的怪异举动。随着我的查阅,我的心也渐渐放宽了。网络还真是个好东西,我居然查到了不少和我有类似情况的人群,他们互相统称同好。而我所做的事儿在他们眼里居然只是小儿科,这让我内心好受不少。随后还告诉我不少他们之前与喜欢的人发生的性事,什么女生喂男生口水,闻脚,舔脚,舔女生下面,喝女生的尿等等…我惊奇的同时也暗暗记下了这些对我来说很是变态且新奇的东西。待他们说得差不多了,我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问他们是什么女生都可以接受吗?他们也反问我,你可以谁都接受吗?呵呵…我没有回答,因为我知道,对象是宁丝雨的话,我会兴奋得发抖…(此段落是故意写自己是个小白,因为我要发给她看的,总不可能写自己早就给好多个女人舔过吧。)
          当夜,我做了一个梦。
          一片白茫茫的未知空间,宁丝雨穿着一件咖啡色的连体裙坐在一个白色凳子上,裙摆移至腰间,肉乎乎的雪白大腿暴露在我眼前,我愣愣的走向前去,这才发现她哪里是坐的白色凳子,分明是坐在一尊马桶上。她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轻声开口:“林,这里没有纸,怎么办呢?”我呼吸急促起来,费力的开口:“我…我…”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温柔的道:“来,靠近一点。”我不受控制般的迈步到她面前站定。“蹲下来。”她的声音透着命令的语气,我果断照办。看我听话的蹲下,她嘻嘻一笑:“真听话,纸呢?”看我摇了摇头,她皱着眉头嘟着嘴,可很快便舒展开来,她微微俯身,对着我耳语:“用你的舌头来擦,好不好?”我瞳孔瞬间放大,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她也紧紧的盯着我,可爱俏皮的脸蛋上居然透发出了极致的妩媚。不待我回答,她缓缓起身,一只赤裸的玉腿以极慢的速度抬起,随后将脚踏上我的肩头,我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她胯下的美景,可却有一团雾气挡住我的视线,如此近的距离,我只能隐隐看到她胯间似褐似粉的颜色,在我焦急的同时,她的声音传来:“还不把舌头伸出来?”我神色一紧,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她也缓缓挺近下身。即将接触的刹那,滴答一声,一滴透明的水滴落入我的舌尖,熟悉的味道从舌头上炸裂开来,让我全身似乎都得到某种升华,舒爽满足感令我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宁丝雨满意的看着我的表情,嘴角微微一咧,笑得极其诡异。待她看够我的丑态,才缓缓开口:“正式开始了喔,你能把持得住吗?呵呵…”她身子一沉,我的舌头也猛然被一团湿滑的嫩肉包裹,淫秽的味道从她胯下源源不断的散发开来,我兴奋得快要失去神智般,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机械般的将舌头胡乱舔舐,渴望从中得到更多属于她的味道,这白茫茫的空间开始重复的响彻着同一种好似饿狗舔水的声音…
         清晨,揉了揉眼睛,胯下一片潮湿,唉,又是她,又让我梦遗了
                                                      第三章
         从这一梦之后,我越发的沉沦,对她的欲望已经达到难以压制的程度。所谓日思夜想,我开始频繁的梦到她,梦中的场景也不再是白茫茫的虚幻空间,越来越现实化,好似真实经历般让我沉迷
         有一次不知是谁过生日,不少朋友聚在一起唱K。酒精的麻醉,嘈杂的声音让得有些喜静的我很不舒服,直到宁丝雨推门而入,我顿时来了精神。借着昏暗的灯光不时隐晦的打量她全身上下。一如既往的休闲装扮,从没见过她将自己打扮成性感的风格,或许她自己也觉得她不适合性感路线吧。可我是真的好想告诉她:“你的性感我能捕捉得到!”她对我的每一次微笑都能深深的挑拨我的心弦,或许大家觉得我描述得太过浮夸,可现实就是如此,她真的是让我真正理解古人那句: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真正含义。
          很快,宁丝雨点了一首歌后坐回沙发,好巧不巧的刚好坐在我身边,我也严阵以待的准备欣赏她的歌声,她的声音很好听,技巧也很娴熟,在我心里她并不逊色于那些当红歌星,甚至还犹有过之。一曲笑红尘完毕,不少人献上了掌声,而我却没有,此时我正静静的欣赏着她享受掌声时,脸上露出的那抹极其自然的骄傲。当轮到他人唱歌时,宁丝雨抬起一只脚踩在茶几上,侧着身子扭头与她身旁的女生说起了悄悄话,我的视线完全被她的运动鞋吸引住了,很平常的一双小白鞋,被她穿上后好似能够闪烁出一种别样的光辉,鞋口处微微露出的白色棉袜更是吸引我的眼球,让我无法自控的回忆起那部影片里的羞人画面。我从未见过她赤脚的样子,幻想过却不曾亲眼所见,内心轻叹一声,我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打火机,恰好就在她放脚位置的旁边。当手接触到打火机的时候,我的内心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我故意装作没有拿稳打火机,将火机掉在地面,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毕竟这里的音乐声太大了。我弯腰俯身做捡起状,头却朝周围人群不断扫视,宁丝雨在我身边不时发出嬉笑声,和另一个女生聊得很欢,姿势也一点儿没有改变,完全注意不到我的举动。而其他人则要么聊天要么盯着屏幕上的字幕,欣赏此时的歌声,在歌曲达到高潮部分时,很多人的注意力都被唱歌的人所吸引。我瞧准时机,以极快的速度俯身捡起打火机,在起身的同时快速改变自己脑袋的方位,将脸贴着宁丝雨的脚缓缓起身,鼻尖快要贴上她袜口的那一瞬,我早就准备好的深呼吸排上了用场
           拽着打火机坐回原位,我却忘记了点烟,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与心脏的剧烈跳动让我浑身止不住的轻微颤抖。我不敢环视周围,直到自己的情绪恢复稳定,我才开始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看到大家一切如常,我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人发现。想到刚才自己的行为,既害怕又兴奋,鼻腔似乎还余留一些刚才的气味,微酸中带有一些莫名的,专属于她的味道
           回味着她的足香,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坏笑,扭头看向还聊得热火朝天的宁丝雨,不巧她却猛得扭身坐得笔直,或许发现我的视线,她也看向了我。我微微一愣,收起自己怪异的表情,一脸淡定的道:“你刚那首笑红尘真好听,我也一直喜欢那首歌,我觉得你比原唱唱得好。”她的俏脸再次露出了我喜欢的骄傲与俏皮,也导致之后每一次听到她唱的笑红尘,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回忆起那从她袜口散发出的迷人气味…
           
           躺在床上,脑子里不停的闪烁着KTV里的画面,直到定格在我的鼻尖与她袜口交错的那一瞬间,要是可以再停留得久一些就好了…
           
           当天夜里我再次梦到了她,同样的KTV,不同的是我和宁丝雨双双站在KTV楼下,她似乎喝了不少酒,醉醺醺的样子格外迷人。不知怎的,我莫名其妙的将她扶到一家宾馆,在把她扶到床上躺着后,我惊讶的发现此时的场景不就是我常常观看的那部影片吗?而她也与影片中的女主一样,带着那副黑框眼镜。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看着她熟睡的模样,我内心的欲望彻底爆发开来。我单膝跪在床尾,将她脚上的鞋缓缓退下,白色棉袜暴露在我面前,我不假思索的凑鼻轻嗅,那让我着迷的味道再次袭入我的鼻腔,闻了好久,我轻托她的脚踝,将棉袜脱下,入眼的美足让我心神微荡,五根晶莹圆润的脚趾好似五个俏皮的精灵,完美的足型冲击着我的视觉神经,加上她独有的足香时刻吸引着我,令我彻底的沦陷了。我伸出舌头,像舔冰淇淋一样舔舐她的脚底,直到她的脚底布满我的口水,我才转移目标,一个接一个的将她的脚趾头挨个放入口中吸吮。不知道吸吮了多久,我没有一丝停下的意思,直到视线不经意的看到她群下的黑色底裤才恋恋不舍的将嘴离开她的脚。
                                                       第四章
           我伸着微颤的双手顺着她光滑的小腿来到她的大腿内侧,轻轻的将她的双腿分开。此时,她的内裤完全暴露了出来,我迫不及待的俯身上去,将鼻子贴了上去,以几乎零距离的位置,对着内裤包裹她私处的地方轻轻嗅闻。莫名的味道将我身体引诱得发麻,明明不算好闻的气味,在我心里却是世界上最迷人的芬芳。我贪婪的用鼻子接收宁丝雨最私密的味道,妄图用鼻子把她私处里所有的气味吸收殆尽。鼻尖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私处,即使隔着内裤也引起了她的一声低吟。我似受惊吓般将头缩回,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依然在憨憨的熟睡,这才将注意力再次回到她的胯下,黑色的内裤中央,一道湿痕格外明显。显然,她被我呼出的气息折腾得动情了,看着内裤上的湿痕,我知道这来自于什么地方,喉咙不自觉的“咕隆”一声后,我扶上她的腰间拉扯她的内裤,将之缓缓退下。梦寐以求的画面终于完整的出现在我眼前,宁丝雨的私处第一次清晰的被我瞧见,褐色的阴唇,粉红的嫩肉,阵阵淫香扑面而来,一缕汁液缓缓从那粉红嫩肉中心处流出,在她胯间闪烁着晶莹的光芒,似想要凝成水滴状。我兴奋得似要爆炸,将手中属于她的内裤摊开,盯着包裹她私处那缕早已变得湿哒哒的布条,看着那里黄白相间的各种分泌物,心中燃起了熊熊浴火。我猛的一口将内裤上那最污秽的布条含进口中,温热的口水将那些分泌物融化成汁,伴着我的口水一起进入了我的身体深处…
            在我忘情的享受她独有的味道时,不经意间发现流淌在她胯下的那缕淫汁已然凝聚成水滴,眼看就要滴落在床,我赶忙取出嘴中的内裤,已极快的速度俯身在她双腿间,舌头一探,准确无误的将之卷入我的口腔。腥臊中带着一丝醉人的甘甜,我来不及仔细品味其中的美味,舌头对着她的私处舔舐起来,由下而上,再由上而下,全面的覆盖她的私处,不放过任何一个位置。渐渐的,她分泌的爱液将我内心的燥热激到了顶端,我不再温柔的舔舐,舌尖的动作开始蛮横起来,更甚之猛然将嘴包裹住她整个私处,卖力的吸吮起来,一缕一缕的淫汁爱液从她的粉红嫩肉处源源不断的灌入我的口中,我不由自主的露出了贪婪的表情,吸吮的力量越发强大,喉结起伏不停,伴着她轻微舒爽的呻吟以及来自我喉咙不断回响的吞咽声,我迷失了神智…不知道这样羞耻的在她双腿间索取了多久,陶醉得好似在与她接吻一般,突然!一声“咔嚓”将我惊得一愣,我含着她的私处缓缓抬眼看向她。她居然正对着我拍照,还一脸邪笑的将拍下的画面递给我看…
       喘着粗气惊醒,起床看了看手机,才半夜四点。胯下的老二硬得好像快要爆炸了,我无奈起身去洗了一个冷水脸,回忆着刚才的梦境,喉咙竟然自动的吞咽下一口唾沫,唉,看来我的内心是真的渴望发生那样的事…            
接下来的时光,我几乎以五天一次的频率会梦到她,可笑的是我没梦到过与她做爱,人家做春梦都是草逼,而我也是,只是方式不同,我的梦里,各种不一样的场景,各种不一样的姿势,我的舌头几乎一直插在她的逼里,她的各种分泌物都会顺着我的舌头流进我的身体深处,如丝雨落杨林般自然和谐…
             过了好久,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丢掉了手里的生意,在机缘巧合下跟朋友投资了一家台球俱乐部,本来不想在这样的大坏境在做生意,可是朋友只信任我,我也不想扫了他的兴。万万没想到的是,开了这家台球室后,我与宁丝雨的碰面居然越来越多,这可令我爱死这个合作合伙了。我不爱应酬和交际,更不爱参加女性的聚会或饭局,可是只要有宁丝雨在,我都会主动提出想要参与,哪怕只是看看她,反正我的印象里,只要我看她,她就会对着我笑,特TM好看。当然,有机会的话,我也不会放过,大家知道我不会放过什么吧?嘿嘿
             多次的与她切磋台球,可她也算笨得可以,球技是毫无长进,好多时候,我居然还要想尽办法来输给她。记得有一次,我老婆的奶茶放在台球室,她刷刷两下抱着就喝,谁都没注意到,可我注意到了。这种好事我当然不能放过,在她们聊天的时候,我伸手拿过那杯奶茶,宁丝雨的口水肉眼可见的粘连在吸管外围,我淡定的将之含住,舌头围绕着吸管外围,将属于她的香津尽数吞食。本以为没人会在意我的举动,毕竟我喝自己老婆的奶茶很正常。可宁丝雨却瞧见了我这一幕,甚至还大声的对着我老婆说她刚才喝了那杯奶茶的。这真让我哭笑不得,还好我老婆认为我是无心的,并不在意,我心里恨恨的,内心对着宁丝雨暗吼:“喝到你口水怎么了?我还尝过你的尿,闻过你的脚呢!”

购买主题 已有 10+ 人购买  本主题需向作者支付 35 元 才能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allball | 2023-6-22 16: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购买了,咋没有附件下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疑似银河落九天 | 2023-6-22 16: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为保护原创泄露弄的无法下载和复制,只能在APP上或者在线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1slave | 2023-6-24 00:2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疑似银河落九天 发表于 2023-6-22 16:14
这是为保护原创泄露弄的无法下载和复制,只能在APP上或者在线看

哈哈很机智啊,别的小说原创可能都没意识到我加了禁止复制的高级功能
一期一会,后会无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