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导航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小说] 淫妖乱世(青蛇篇)(诱惑榨精口舌免费)

[复制链接]
查看1520 | 回复0 | 2023-5-29 15: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淫妖乱世(青蛇篇)


                  漫天潮水与天齐高,一青一白穿梭在重重水幕之中。“再不放人,休怪我们姐妹俩儿水漫金山!”娇喝声从水幕中传出。所谓的金山寺正被这滔天河水如结界般包围,寺中僧人仓皇不已,焦急的胡乱奔逃。水幕中偶尔隐现两条似龙非龙的庞然大物,久久无人应答,天渐昏地渐暗,水中巨物等待得不耐烦起来,纷纷将身躯探出水幕,原来是两条巨型妖蛇!它们怒张巨口,森白獠牙透着冷光,处在它们身后的潮水如天河坠落般的冲击而下。不知多少名楼古刹毁于一旦,多少肉体凡躯被河水淹没,一部分具有修为的僧人聚集在金山寺主殿用术法拼命抵挡,却如螳臂挡车,根本不是对手,眼看坚持不了多久,一中年僧人忍不住询问身旁的老年僧人:“长老,主持还没回来吗?要不要将那许施主交给她们?”老年僧人轻摇头颅,不满的看向问话的僧人,苍老的声音传出口中:“岂能向妖魔妥协?”中年僧人轻叹一声,不再言语,与众僧人专心抵挡起来,现在也只能拖延时间了。良久,众僧人的法术壁垒频频开裂,大量河水冲刷进主殿,众僧人脸色苍白,各自惶恐起来。就在这时,远处一朵金色祥云如风似电般的瞬移而来,似佛生怒意般的暴喝声响彻天空:“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麻哄!”佛法伴着金光守护住了金山寺主殿,殿内众僧人欢呼不断:“主持回来了!得救了…”金云散去,一位面容刚硬的金袍僧人显现在金山寺上空,他缓缓的看了看四周,接着将视线看向了那因他佛法抵挡而倒流向附近村庄小镇上的河水,双眼透发神光,倒映出那些小镇居民被河水吞噬的凄惨画面。金袍僧人眉头紧皱,看向了两条妖蛇,开口喝道:“妖孽!你们竟敢造成这等天灾!”两条巨蛇严阵以待的盯着突然出现在它们面前的金袍僧人,其中白蛇巨口微动,清丽女音带着嘲讽的意味徐徐传出:“天灾?这金山寺的确是我们姐妹毁的,可下面那些平民百姓恐怕要算在你的头上了,你说对吗?法海。”原来金袍僧人法号法海,法海面不改色,怒喝道:“妖言惑众!今天我就收了你们!”话落,两条巨蛇默契的对视一眼,抢先出手!天空陡然漆黑一片,妖法横天,冲击向空中悬浮的法海。法海浑身金芒大盛,似在黑暗中的太阳般刺眼,他将身后袈裟一把拉扯而下,嘲讽道:“雕虫小技竟敢班门弄斧!大威天龙!世尊地藏!大罗法咒!般若诸佛!般若巴麻哄!飞龙在天!去!”袈裟化龙腾空,妖蛇似被克制般节节败退,激战良久,天空恢复清明,大战也随之落幕,空中只余法海一人漂浮,他看了看手中的降妖钵,一条秀小白蛇奄奄一息的躺在里面,随后扭头看向远处,轻哼一声,自语道:“算你逃得快…”
                一年后的夏日,金山寺经历重修,比起之前更是辉煌。一群僧人或担或抬的运送着各种物资行走在前往金山寺的一处密林。“道明师兄,干嘛要走这条路?这也太难走了。”一位年岁不过二十的青年僧人向身边比他略大几岁的僧人询问道。道明回应:“不走这条捷径,今天就回不了寺,天气炎热,有些货物必须尽快存储,坚持一下吧。”青年僧人点了点头,咬牙迈步继续前行。道明擦了擦额上的汗液,向众僧人问道:“你们谁还有水吗?”见众僧人摇头,道明:“你们先走吧,我去找找水源,实在是太渴了。”之前的青年僧人回道:“师兄,这可是山路,你去哪儿找水源呢,还有半天的路程,还是别乱跑吧。”道明站定身子,看向青年僧人:“你不知山上寻水是找山泉吗?哼!我看你是在寺里清闲得太久,什么都不知道了,就这样吧,你们先走,我寻到水就来追你们。”说完,道明将手中的包袱放至青年僧人脚下后转身离去。其他僧人则继续运送物资回寺,那青年僧人苦着脸捡起包袱,背上两个大包袱,感受着这沉重的压力,忍不住嘟囔道:“说什么找水,不就是想偷懒嘛。”至于道明,还真如青年僧人所嘟囔的那样,并没有去寻水,而是找了一处阴凉之地睡起了大觉。半个时辰左右,随着太阳的移动,阳光再次洒在道明的身上,迫使他揉了揉双眼,起身叹道:“真是的,睡个觉都这么难。”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再次自语:“还真渴了,得去找水了。”话落,他起身朝山林深处走去…
                 走着走着,林中突起一阵怪风,阵阵沙沙声传来,似是树叶被风吹拂的声音,却也好像不是,更像是什么东西游走在地面,挤开落叶发出的声响。待到怪风停下,不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道明好奇的张望过去,一道倩影缓步而来,绿纱遮身,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八九岁年纪,一头黑发,绿纱下的雪白若隐若现,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女子无鞋,白嫩玉足轻踏草地,不染一丝尘埃,她步伐妖娆无比,待到距离拉近,那俏脸上的媚态简直是勾魂夺魄。道明何曾见过这等美人,一时反应不过来,傻乎乎的楞在原地。直到女子行至他面前,浓郁体香入鼻才回过神来。“可是金山寺的和尚?”女子的声音清脆可人。道明没想到女子会主动和他搭话,赶忙整了整衣角,拱手道:“小僧来自金山寺,佛号道明,敢问姑娘芳名?”女子妩媚一笑,眼中却好像闪过一抹冷光,娇嗔道:“你这和尚,人家只是问你来自哪里,又没问你叫什么名字,你倒好,还问起了我的名字。”道明顿感尴尬,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女子瞧见他的窘样,噗嗤一笑,娇声道:“不逗你了,我叫小青,你到这儿来是干什么呢?”道明轻咳一声,回道:“小僧来此找寻水源。”小青秀眉一挑,嘲讽道:“在此地寻水?你不会被太阳晒昏了头吧?”道明双手合十,开口道:“小青姑娘说笑了,若大山脉,岂会没有水源,山泉总该会有的吧。”小青娇声回应:“下山两里外才有一条小溪,至于山泉,本来是有,可惜被这几日的太阳晒干了,所以我能肯定你在这山上找不到一滴水。嘻嘻…”道明正想反驳,小青美眸一闪,抢先一步说道:“不对!山上也能找到水的。”道明道了一声佛号,开口向小青询问水源的具体位置。只见小青媚眼微眯,眼神透出一丝狡黠,嫩白的纤手缓缓上抬至嘴角,如葱般的食指伸入那樱桃小嘴。她就这样含住手指看着道明,另得道明有些不知所措。很快,她缓缓抽出嫩白的手指,纤手伸至道明脸前,手指握拳却唯独将食指翘起,食指上的晶莹玉液被阳光照射得如钻石般璀璨。媚音袭来:“喏,这不就有水了吗。”道明楞楞的看着眼前沾满小青唾液的手指,喉咙忍不住的咕隆一声,迟疑道:“这…这是姑娘的口水。”小青俏脸含笑,娇声道:“是啊,口水不是水吗?若不是见你嘴皮都裂开了,我才不给你呢。”道明双手合十,仓皇后退,嘴里连呼:“使不得!使不得!”小青娇哼一声,嗔怪道:“哼!人家好心帮你解渴,你这和尚这般不领情。”道明低头不语,口中一直嘀咕着佛号。见他不为所动,小青眼珠一转,嘴角斜起一条诡异的弧度,娇呼起来:“哎呀…人家的口水快干了呢…”声音轻缓却似透着焦急,道明不由得抬头看去,果然!小青手指上的玉液在阳光的照耀下被蒸发了不少。这另得道明也渐渐按捺不住起来,特别是看到小青俏脸上明显的失望之色,道明把心一横,什么佛祖都抛之脑后,猛得迈步向小青跑去,一把握住她的纤手,张嘴将那沾满口水的手指温柔的含在口中,丝丝甜腻充斥道明的口腔,他闭眼陶醉的享受这湿润的娇嫩手指,腹中隐隐开始燥热,他却毫不在意,只因手指上的液体另他沉沦,好似在品尝琼浆玉液一般的表情流露在脸上。“干什么呢?人家只是让你解渴,口水早就没了,你还盯着人家的手指吸。”小青故作不满道。道明回过神来,赶忙松开小青的纤手,双手再次合十,低头道:“对不起,对不起。是小僧唐突了姑娘。”小青嘴角含笑,调戏道:“你吸我手指的样子好色喔,该不会是个花和尚吧?嘻嘻…”道明被逗得不知如何作答,小青媚眼微眯,轻声问道:“那么一点儿能解渴吗?还要不要?”道明轻咽一口本就不多的唾沫,内心渴望却又难以用言语表达,目光痴痴的望着小青。小青哪能不知和尚的心思,纤手摊开移至朱唇,丝丝晶莹从微微打开的嘴唇中心缓缓挤出,随后将手伸向道明面前,“够吗?”媚音绕梁,道明感觉喉咙似在被烈火煅烧一般饥渴难耐,迫切的想要得到玉手中心那泛着白色泡沫的晶莹玉酿,他缓缓低头将嘴凑了过去,小青却移开手掌,眼含笑意的媚声道:“真要啊?有毒的喔。”道明急道:“小青姑娘说笑了,有毒的话,小僧刚才不就已经中毒了。”小青将手再次伸到道明面前,朱唇起启:“刚才那么一点儿还不至于立刻毒发,多喝点水就能化解,这么多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喔。”道明只当她是在故意说笑,毫无顾忌的将头凑向她摊开的手掌,嘴唇触碰到她手心软肉的瞬间,道明的心似小鹿乱撞般的“砰砰”声清晰可闻,待到嘴唇贴紧她手上的嫩肉,在那之上的晶莹玉液已然打湿了道明的唇瓣。内心浴火升腾,道明脸颊凹陷,轻柔的将那缕玉液吸入口中,待到玉液在他口中逐渐化开,那美妙的滋味使得道明不由自主的闭眼品味。“你的表情好色喔,嘻嘻…”小青邪魅的娇笑着,媚眼透着些许玩味与狡黠。此时的道明对小青的调戏毫不在意,全身心的体会嘴中的玉酿,待到玉酿与自己的口水融为一体,才恋恋不舍的吞咽下肚。一股邪火莫名的在道明体内焚烧,陡然间一股情欲之力直冲大脑,刺激得他双眼血丝密布,他喘着粗气看向小青,惊愕道:“真…真的有毒?”小青戏谑的看着他,俏皮道:“是啊,我不是告诉过你嘛。”道明摇晃着头颅,不信道:“怎么可能!人的唾沫若有毒,那自己不就中毒了吗?”小青歪头嘲笑:“嘻嘻…我有说过自己是人吗?”此话一落,一阵怪风席卷山林,吹不息道明体内的邪火,却另得他的心越来越凉…“你…你是…是妖!”此时的道明状态极其怪异,体内邪火升腾,体外又冷汗直冒,内心的恐慌另他说话都不能做到流畅自如。小青笑道:“是啊,你害怕啊?”道明声音发颤:“别…别害我!”小青装似委屈的回答:“我可没想害你,就连那口水有毒,我都是提前告诉了你的。”想到身上的怪异症状,道明紧张道:“那…那是什么毒?”小青妩媚一笑,脖子陡然变长,突得一下将头颅飞射而出,从道明身侧绕到他另一侧。奇异的场景使得道明双腿发软,差点栽倒在地上。小青的娇躯还站在他对面,可小青的头颅却已停留在他肩头。“淫毒…嘻嘻嘻…”媚笑声回荡在山林中,久久不散…
                  “花和尚,想不想做点儿你从来没做过的事呢?”小青对着道明的耳朵轻轻吐气,时不时还伸出尖细的舌头挑逗道明的耳垂,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小青的舌尖居然是如蛇吐信般的分叉状。如此怪异的场面让道明感到恐惧,他紧紧闭上双眼,口中佛号不断。“和尚,你还要念多久呢?这可对我没用的喔。”小青的声音从对面传来,道明尝试着微微睁开一丝眼睛,待到确定小青没有再变幻出那种吓人的形态,这才完全睁开双眼,面前的小青在道明眼里变得更加妩媚动人,一颦一笑都牵动着道明的魂儿。淫毒缓缓的在他体内扩散,另得道明目光涣散,很快!他的眼神变得浑浊起来,紧接着,一抹淫光从他眼底穿透而出,渐渐的,越发强烈!“嘻嘻…发作了哟…你想对我做些什么呢?”小青轻纱自行滑落至肩头,露出了那雪白诱人的香肩,一头青丝滑落肩侧,纱裙无风自动,暴露出那浑圆饱满的玉腿。一声“来呀…”拨弄着道明的心弦,此等香艳美景,就算正常的男人也无法抵御,更别说身中淫毒的道明了。他喘着粗气,赤着双眼,如野兽奔袭般扑向小青!小青却毫无惧色,媚眼眯着一条缝儿的盯着已然失去神智的道明,嘴角露出一抹儿嘲讽,表情却越发兴奋。很快!道明飞身扑倒小青,使得小青躺倒在这铺满落叶的草地上。强烈的淫欲使得道明对着小青的香肩粉颈胡乱吸舔,“咯咯咯…好痒呢…”小青的娇笑似给道明体内的邪火加了一把柴,另得道明野蛮的撕扯她的青纱,顷刻间!小青便被道明撕扯得一丝不挂。玉体纵横,雪白无暇,她以极其性感妩媚的姿势享受着道明的舔弄,虽被道明压在草地上,娇躯却还是如蛇一般灵活的扭动自如。道明的胯下隆起处被小青的双腿牢牢夹住,随着小青的扭动,带给他强烈的快感!“嗯…啊…和尚哥哥,你穿着衣服怎能尽兴呢…”道明的脑子虽被淫欲占据,可这却并不影响他听到小青的话语。他就这样扑在小青的娇躯上,以极快的速度退下了和尚袍。当他光溜溜的胸膛压上小青挺翘的嫩乳时,一声舒爽止不住的从道明口中哼出:“呃…”而他那只能算是比较平庸的肉棒终于能与小青大腿的皮肉赤裸相交。他像一只疯狗一样,用舌头紧紧贴上小青的肌肤,接着便是使劲的滑动自己的舌头。烈日的照耀下,小青的香肩粉颈透出阵阵光霞,细细看去,原来是因为道明口中唾液残留所引发。很快,道明的舌头来到了小青的嫩乳,那不大不小却挺拔如峰的双胸另人着迷,峰上那一处粉色花骨朵似想要盛开般缓缓变大。道明可没有耐心等待鲜花的盛开,他猛的一口含住小青的乳头,如婴儿般吸吮起来,似想要从中获取什么。“呃…轻一点…”许是道明吸得太过用力,小青似痛似爽的娇呼了起来。道明两只手分别拿握着小青的两瓣乳房,那白嫩弹滑的触感迫使得他用力抓握起来,他的头颅左右来回的摇摆不断,一会儿用嘴吸吸左边乳头,一会儿又吸吸右边。“啊…嗯…”小青呻吟不断,道明却更加急躁起来,红着双眼开口自语:“怎么没水?怎么没水?”小青咯咯笑道:“讨厌…人家又从未生育过,那儿怎么会有水呢,想要水的话,再去下面一些,或许可以找到喔…咯咯咯…”话落,道明果然挪了下身子,直接越过小青的水蛇腰,将头凑向了小青大腿根的隆起处,意识模糊的他察觉到了这里隐约传来的潮湿气息,或许这里有能让他止渴的存在…
                    爆裂的阳光肆意的焦烤着两人赤裸的身躯,道明双手撑地,眼神痴迷的看着小青那无一根毛发的阴户轮廓,她紧紧封闭的大腿,遮掩了那最神秘的春光。小青魅惑无比的望向道明,欣赏着他对她身体的痴迷样儿,缓缓将双腿打开,褐色阴唇率先出现在道明视线里,紧跟着便是两片阴唇中心那一抹藏在深处的粉红肉洞。丝丝透明的汁液随着那粉红嫩肉的微微蠕动而挤出洞口,使得她整个肉穴淫丝密布,潮湿异常!道明来不及震撼这美如画的馒头白虎穴,看着那如丝般的淫液,猛得一口含了上去!“嗯…不要咬…轻一点…再轻一点…”太过粗鲁的行为另得小青忍不住的娇声提醒。雪白滑嫩的双腿高高抬起,随后慢慢的环绕在道明肩头。嗯嗯啊啊的娇喘不绝于耳,小青好似很喜欢被人这样吸吮淫穴,道明每一次吸吮,她都会将腿用力的夹一下他的脑袋,好使他能吸到穴中更深处的淫汁。渐渐的,小青的娇躯越发粉红,不知是太阳的灼烧还是因为自身处在某种极其亢奋的状态。她分泌出了越来越多的淫汁,一滴不剩的被道明舔吸进嘴中,道明面露享受之色,口中那舔腻腻的味道让他兴奋得发抖,无奈这些真的太少了,他开始更加卖力的舔舐,在舌头与淫穴交合的地方,传来了如饥渴的野狗舔水的声响,淫秽至极!“快!再快!”小青媚眼如丝,嘴角流出丝丝晶莹玉液,顺着嘴角流向脸颊,诠释着什么叫做真正的妩媚诱人。她双手托着道明的后脑勺,用力的将之按向自己的下体。使得道明只能将舌头吐进那淫洞深处,舌尖探索那最隐秘的地方。“啊…嗯…呃…”山林中回荡着小青的呻吟声,突然!小青双腿猛得使劲一扭,将道明反转在草里,自己则坐在了道明的嘴上。她不再满足道明的嘴,开始自己扭动腰肢,将淫穴在道明的鼻子和嘴之间来回蹭动,初始还不太流畅,毕竟淫穴分泌的液体全都进了道明的口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淫穴再次分泌出大量的淫汁,覆盖了道明的鼻子和嘴唇,甚至还有剩余流向道明的脸颊直至耳边。这样一来,小青的扭动再没了一丝阻力,淫穴滑行在道明的脸上,如鱼儿入水般畅游,只有在游向道明坚挺的鼻梁时,速度才会稍稍减缓一丝,激起阵阵水花…良久,小青缓缓抬起雪白玉臀,已然粘稠的淫汁在臀与脸之间拉出了道道淫秽的丝线。“人家喂你解了渴,和尚你就不做点什么吗?”小青媚眼如丝的看着道明。他伸出舌头舔舐着嘴角上残留的污浊液体,眼睛则是紧紧的盯着小青那淫媚的俏脸。小青微微一笑,纤手轻拂道明的光头,下体缓缓向他腰间移去,待到那淫秽湿润的肉穴抵在道明龟头之处时,道明的身体猛得一阵颤抖。小青娇声问道:“要我坐下去吗?”道明喘着粗气回应:“要!”小青媚笑道:“呵呵…你家佛祖不会怪罪你吗?”道明红着眼颤声道:“不…不会的。”小青眼露邪光,嘴角拉扯出一条诡异的弧线,声音极尽淫媚:“你说的哟,我坐下去,你可别后悔喔…”话落,不待道明回应,小青缓缓沉下身子,那红得发亮的龟头轻松挤开小青的肉缝,接着一点一点的滑向淫穴深处直至整根没入。“啊…”两人几乎同时呻吟出声。这男女性器交合所带来的快感哪是这和尚所能知晓,道明呻吟的同时,肉棒便喷出一股浓浓的阳精。“傻和尚,才刚开始呢,这么把持不住吗?”小青娇嗔道,紧接着俯下娇躯,两团暖玉抵上道明的胸膛,对着他的耳朵轻声道:“不过也没关系…你要是想射那就射,只要那根东西一直在我身体里泡着,就永远也不会软的。嘻嘻…”如她所说,道明的肉棒并没有因为之前的泄精而疲软下来,反而越发坚硬,许是包裹他肉棒的淫汁与小青的唾沫带有同样的奇异之力‘淫毒’。小青如蛇一般吐出舌芽轻轻舔舐道明的耳垂,这诡异的画面却不是道明所能看到。他只能感受到让人舒爽得发麻的快感,伴着小青玉臀的轻轻蠕动,让这快感再次触及到道明的极限。可惜,道明的肉棒并不算粗壮,惹得小青不满的低声嗔怪:“和尚,你那个好小喔…都塞不满呢。”这话进到道明耳中,男性本能的尊严迫使得他使劲挺动腰肢,将小青的肉臀撞击得啪啪作响。小青嗯啊不断,淫声连连:“啊…嗯…还不错喔…小是小了点儿…动作倒还挺快呢…”得到夸奖,道明更是加快速度,将小青的下身顶得老高,有力且迅速的交合声响彻不断。神智不清的道明毫不自知自己的情况,这样疯狂的性交下,他已经连续射了好几次,可他丝毫不知疲惫,浑身的力量似乎全都集中在下体处,让他拥有了使不完的力气。“啪啪啪啪啪啪…”急促的交合声伴着小青的娇吟:“啊啊…嗯…呃…啊啊…好快…”。交织的声响令常人感到羞耻,林中的画面更是淫秽到了极致,两人热汗滚滚而下,在烈日下忘我的性交。渐渐的,小青也迎来了她的高潮,一股浑浊的阴精从淫穴深处汹涌而出,迅速包裹住道明的肉棒。那滚烫的温热刺激得道明又一次喷了个淋漓尽致。“呃…好舒服呢…”阳精灌入淫穴深处,使得小青忍不住的娇呼。这一次泄出阳精之后,道明的脸色不再红润,隐隐有些发白起来,可他下体还是不断的挺动,一刻也不愿停歇。他迷恋这男女之事,更何况是与这等绝色女子交合。小青开始顺着道明的耳朵舔向他的脑袋,那蕴含淫毒的唾液布满了他的光头,玉臀不停的被道明下体撞得高高抬起,随后小青便又狠狠坐下,那肉棒早已面目全非,棒身处处都是污秽的淫汁精液,随着那一瞬间的畅快插入,啪得一声!汁水从性器的碰撞处四溅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已然半截落入远处山中,这夕阳之光变得不再炙热,可林中的两人确无丝毫变化,若非要找到不同之处,那就是啪啪啪的声响更加更加的急促起来。道明的脸色由潮红变为雪白,再由雪白变得隐有一抹死人般的绿光。他的双手双脚不再动弹,腰肢也不再挺动,那坚硬的肉棒在小青不断起伏的雪白肉臀下时隐时现。小青一边持续的摆动玉臀,榨取道明残余的阳精,另一边双手伸至道明背后将他缓缓托起,使他以坐姿享受性交的乐趣。她的舌头伸得越来越长,反复舔弄道明的光头,她的双腿也以诡异的方式环绕住道明的腰肢,状若无骨!即使这样的姿势,也能从他们性器的交合处清晰的看到每一次交合都能深深的结合在一起。道明的肉棒每隔几分钟就会喷发一次,从最初的浓精变为了如今清澈似水的液体,其中甚至隐隐透出一丝血光。“嗯…和尚哥哥,继续射啊,不要停嘛…”小青用尽淫术的刺激道明,妄图榨取他体内深处最后的元阳,可道明的眼神逐渐呆滞,神智完全的沦丧了,只是他的表情却定格在一种极其享受的状态。再次交合了整整一个时辰,太阳已完全落入山中,天空的另一头传来了淡淡的月光挥洒在山林,也照耀在赤裸的两具肉体之上,激烈的性器碰撞声回荡,无论小青怎样展现自己的柔情与淫媚,都再也无法从道明体内榨出一丝一毫的阳精。这使得小青露出了不耐的神色,冷声自语:“这就没了吗?”见道明痴呆的神色,小青邪魅一笑,眼中冷光忽闪,粉嫩的红唇再次吻上了道明的光头,夹在道明腰间的雪白双腿也交织得越发诡异。
                  乌云遮月,莫名刮起一阵邪异的怪风,林中哪还有什么香艳无比,淫乱无章的画面。一条浑身布满青色鳞甲的巨蛇将道明缠绕得死死的,道明的头颅已然全部没入了巨蛇的口中,而他的身体则被巨蛇死死勒紧,就如普通蛇类进食老鼠一样,缓缓的用蛇身将道明活生生的挤入口中,没有血腥,却更让人头皮发麻…待到怪风消失,巨蛇已然无踪,道明和尚也如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得彻彻底底。俏生生的倩影凭空出现在林中,娇躯上无一丝遮挡,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腹之处微微隆起。小青轻轻抚摸腹部,闭眼仰头似在享受着什么。“阿弥陀佛…”一白衣僧人缓步行来,进入了小青的视线。小青微眯着眼睛看了过去,不远处的僧人虽穿着和尚袍,却也挡不住那另女人倾倒的气质,如潘安般的帅气脸庞被小青尽收眼底。小青邪魅的笑道:“呵呵…官人,为什么不早点现身?你是故意让我吞了他吗?”僧人继续缓步行向小青,边走边道:“凭僧法号道宗。”小青白了他一眼,媚着声音道:“道宗?官人不会和那法海学了一些时日,就想要收服于我吧?嘻嘻…你舍得吗?”僧人叹了一口气,道:“小青,你快走吧,你不是法海的对手,救不出你姐姐的。”小青嘴角微斜:“谁说我要救她?”僧人一愣,不明所以的望向小青。小青眼中透着情欲,娇声道:“我想要的…是你啊,官人。”闻听此话,僧人低头不言,小青则迈着妩媚的步伐走向他身侧,毫不在意自己此时的一丝不挂,玉颈停留在僧人肩旁,红唇对着他的耳朵吐气如兰:“还记得姐姐怀孕的那段日子吗?虽然我们未行房事,可其他的全都做了喔,我还记得是官人你主动的哟,嘻嘻…”僧人眼中倒映出一些淫秽的画面,似在回忆。“要不要像以前那样?舔我的脚,舔我的下面,还记得那次我不小心尿你嘴里吗?你可没吐掉一滴哟,嘻嘻…”小青不断诱惑的对着僧人耳语。僧人被挑逗得气喘吁吁,眼睛余光偷偷打量身旁这具完美的胴体。“不用再担心被她发现了,做你想做的,做完之后,还可以插进我那里,好吗?”如葱般的纤手伸入和尚袍,一把握住了那比道明整整粗壮两倍有余的巨型肉棒,坚硬…粗长…道宗(许仙)猛的扑倒小青,舌头胡乱的舔舐那雪白的娇躯,可惜月光被挡,已至深夜,林中只闻其音,不见其影。“嗯…官人好硬呢!呃…啊…还要…”淫声连绵…
(可能会写续作,也可能不会,看各位的喜欢程度吧,希望同好们能够留下评论,诉说自己喜好的诱人妖精,我打算写一个系列的妖精,或许就有你喜欢的,谢谢每一位读者。)     疑似银河落九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