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导航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家畜人芥川 (6)

[复制链接]
查看260 | 回复0 | 2024-3-27 21: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毕业典礼
佐木香月没有食言,直到毕业典礼当天,她一直都没有对我进行太多调教。毕业典礼,应该是怎么称呼的,是庄园里唯一的公认的盛会。当天早上,我就被人领走了。
领我的人是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穿着暴露,胸部和下体都裸露着,脖子上还有项圈,很明显是一个女奴。
她将我带到一片草坪上,草坪范围很大,东边摆着一个大舞台,舞台前面围着一些桌子,是小方桌,上面摆着一些瓜果,还有红酒和就被,桌子左右两边有两张沙发,带着我的女奴将我拉到沙发背后,用手拉开一条拉链,沙发背后就被拉开了一个大洞,女奴指挥着我往里面爬,并让我将双手放到沙发的扶手上。
扶手那里的空间很小,我废了很大劲才伸进去,然后她有让我将头往沙发底下,也就是人正坐着的时候,正对小腿的那个位置,或者说是屁股下面,那里有五个洞,大小不一,分别对应人的口鼻和眼睛。
我以为靠近那里就可以了,没想到她还让我往前伸,最为难受的是这些洞必须要将头抬起才能对准,跪着的人,要抬头是非常难受的事情,可是那女孩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对着我的屁股就是几脚,我反抗不过,只能往前伸,当然,实际上是我不敢反抗。
就再我很难受的伸出一半头,差不多到耳朵那里的时候,沙发底下突然伸出来两个限制器,卡死了我的脖子让我进退不得。
然后,我又被踢了几脚,气的我差点儿开口大骂了,可是我不敢,在这庄园里如果敢辱骂女性,就是妈妈也保不住我,绝对会让我吃尽苦头的。
见我顺从地将脚缩进了沙发,那女孩就将沙发的拉链拉上了。
随后我用余光看到,周边的一些沙发里面也相继放入了奴隶,原来,这也是庄园里面约定俗成的行为,观礼过程只允许女人存在,男性就只有那些负责表演的奴隶,只是这样对于观礼的女性来说,有些太单调了,浴室就有人想办法将奴隶加入了进来,让他们在观礼现场也能够为女性主人们服务,就设计了这样的沙发,这样女主人们观礼觉得无聊的时候,还可以和自己座位下的奴隶互动,玩乐,不至于太过无聊,而且还有一点,观礼是在早上进行,沙发表面难免有些凉,有些女主人穿着暴露,这样直接坐下去,肯定不好受,而只要在沙发下面放一个奴隶就不同了,座位那里的沙发只有一层,奴隶很容易就可以用自己的提问将沙发变得温热,适合女主人们安坐,而经过调教的奴隶也能够改变自己的背部弧度,让主人们坐的更舒服,所以这样的沙发整体上要比普通沙发更加舒服。
由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出庄园对奴隶的使用态度,就是之前提过好几次的,庄园对待奴隶,就和对待工具一样,不会考虑奴隶的任何意愿,一切都以女性为主,只要女性需要,奴隶就要付出,没有任何理由,而如果不是自己的私奴,女主人们也会将奴隶当成真正的工具,也会当作工具来使用,就拿我来举例,对于妈妈来说,我对她至关重要,是她的继子,也是她心爱之人,更是她唯一的私奴,对于佐木香月来说,我也是比较重要的,是她感兴趣的一个奴隶,也是她闺蜜好友千叶奈美的私奴,爱人,可是对于庄园里的其他女王来说,我和其他奴隶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他们坐在我身上,只会将我当作真正的凳子,就算高跟鞋的鞋跟踩在我的手上,踩出一个血洞,她们也不会有丝毫的怜悯,只会觉得我惨叫太过吵闹。
外面的女奴们还在忙忙碌碌的准备会场,我们这些沙发下的奴隶在无聊的哈欠。大约到早上九点钟,太阳升起了一大截,女王们才乘着马奴拉的马车来到会场。她们好像早就定好了位置,没有任何谦让的声音传来,都是按部就班的落座。
我的位置在整个会场的第二排,对于观礼的人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个位置,当然,这样也让我只能看到第一排的一部分场景,甚至如果女王不特意低头让我看她,我连坐在我身上的是谁都无从知晓。
就在我为坐在我身上的会是哪一位女王而不断臆想的时候,一个女性已经落座在了我的身上,我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及时调整背部的弧度,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闻到了那让我无数个日夜魂牵梦绕的味道,是妈妈,坐在我背上的是妈妈。我有些激动的难以自已,就在我有些难以自持的时候,妈妈的脚突然磕了一下我的头,然后身上猛地重了一下,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连忙调整背部弧度,让妈妈坐的舒服一些。
察觉到我的变化,妈妈似乎躺在了沙发上,开始和周边的女性们聊天,说着化妆品与衣服的事情,仿佛从始至终都没有我这么一个人一样。
妈妈今天穿的是黑色纱裙,双腿放在我眼前,我能够透过纱裙看到宛如白玉般的小腿,妈妈的身材本来就非常匀称,光看一截小腿,我唯一能够想到的比喻物恐怕就是旁边大陆国家神话中,制作哪吒的那莲藕了,可是我觉得,那莲藕肯定没有妈妈的腿这么白皙。
妈妈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注视,双腿向后一动,纱裙遮在我的脸上,妈妈的双腿已经夹在了我的脸颊两侧。此时妈妈的腿有些凉,靠在我的脸上也是冰冰的,非常舒服。
妈妈的双腿夹住我脸颊的时候,就开始用力了,仿佛要将我的连夹扁,直夹的我最都变了形,而妈妈却依旧若无其事地和别人聊天,我也不敢叫喊。
这样被夹着,我嘴里的口水不由自主地往下滴,地面都被我的口水浸湿了一片,好在这里是草坪地,不凑近根本看不见。
过了一会,妈妈才把我松开,让我喘气。唉,这就是做奴隶的辛酸,对于女主人来说,只要随便做点儿什么,就可以要了奴隶的半条命。
仪式开始了,十来个女调教师每人牵着一个奴隶走上了舞台,奴隶身上都绑着马鞍,调教师们也穿着骑术装备。
在介绍过后,调教师们跨上各自的坐骑,开始了马术表演。这些都是经过专门训练过的,这些奴隶也不是要毕业的奴隶,而是庄园里的奴隶,他们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为今天准备了,所以他们的表演难度非常高,对马的模仿也惟妙惟肖,很多只有在真正的马术表演上才会出现的动作,今天也出现在了这个舞台上。(6)有七千余字,全文未完结
购买主题 已有 7 人购买  本主题需向作者支付 10 元 才能浏览
醉酒且歌,及时行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

主题

0

回帖

58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0